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闻

[评论]梵蒂冈,你慌什么!评中国天主教会问题委员会致中国天主教友文告

时间:2011-05-02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山雨来 点击:

梵蒂冈,你慌什么!
-------评中国天主教会问题委员会致中国天主教友文告



梵蒂冈2011年4月14日发出的上述《文告》,经天主教在线转载后,短短几天,点击率超过六千,足见该文告为中国教会的各色人等关注度之高。

一、《文告》并没有什么轰动效应
韩大辉同志被任命总主教并莅任万民福音部秘书长之后,以及中国单方面强行在承德祝圣郭金才及其在爱国会“八大”担纲要职的一系列“独立自办”的重头戏的演 练,使得网上的好事之徒们,似乎都认为梵蒂冈这次“罗马小会”一定有个因应的凌厉的弧旋球,踢进“自选自圣”的大门,激起振奋人心的涟漪,起个振聋发聩的 打击效应。
看完全文,《文告》堪称平淡无奇。所有的陈述,都给人一种老爷跟响马求哀矜似的,深了怕得罪三爷,浅了又怕自己倒成了奴才没面子。所以,在几个大政方针 上,虽鼓足了气脉,却是哼哼唧唧,一切观点都落脚在教宗07的牧函里给自己壮胆,算是信着2000年古教的执笔的精英们,对飞扬跋扈的世俗爱德宽恕的业 绩。不温不火,不紧不慢,不疼不痒,只怕中国的外交部发言人连回应的情致都没有。

二、对非法祝圣的郭金才是谴责还是开脱?
对名扬海内外的郭金才的非法祝圣,是大家瞪着眼睛看结果的事。可是咱的“罗马小会”下面的说辞,与其说是谴责,倒不如说是开脱更确切:
“圣座根据至今得到的消息和见证,没有理由视这项祝圣无效,但认为这个祝圣事件严重违反教会法典,因为没有教宗的授权就授予主教职务,这样做也使这项职务 的行使成为非法。针对主教的祝圣,文告提出教宗本笃十六世2007年致中国天主教徒信函中的话作为答复:“圣座也特别关注主教的任命,因为教宗任命主教, 是教会合一和圣统制共融的保障。所以,这事有关教会生命的核心。为此,《天主教法典》(参照第1382条)规定严惩未经教宗授命擅自祝圣他人为主教者及受 祝圣者。事实上,此类祝圣,是教会共融的惨痛创伤,严重违反了天主教法典所阐述的纪律。”
所有卷入法典“1382条”非法祝圣主教的案件的,都会是“有效的老主教”圣出的“有效的新主教”,但却是双双违法。而法典绝罚的是不通过教宗认可就“自 选自圣”主教的非法行为。法典绝罚的动因是“非法”而不是“有效”。换言之,该条法典并没有因为祝圣的有效而豁免其祝圣的非法。罚的就是这个“非法”。
我们谁都会看出来,“罗马小会”根本就没有绝罚郭金才的一点意思。甚至都可能在找个因由,将其合法化呢!到此为止,“1382条”的可操作性就等于零了。 这也就给自选自圣吃了定心丸。推及其他,法典还有哪几条不可以变通呢,而中国的“自选自圣”还有什么制约不可以大行其道呢!大家看好,今后,中国自选自圣 的主教,就像吊炉烧饼一样,会一个跟着一个出炉的-----原来圣座也就是这两下子呀!

三、主教,主教,还是主教!
其实,任命主教的“权”,才是中梵双方死磕不放的头等大事。您牧函说:“因为教宗任命主教,是教会合一和圣统制共融的保障。所以,这事有关教会生命的核心”。“ 这权力及其行使是纯宗教性的,并不是不适当地干预国家内部事务、或侵犯国家的主权。”
我的老爸,共产党人能听您这一套吗?您说是“纯宗教性的“,人家就毫不含糊地认为这是“纯政治性的”。正因为共产党人认为主教祝圣是政治性的,所以人家选 择主教的首要条件是政治可靠,跟党一个心。他必须是党管制天主教的“身在教会心在党”的由党全程豢养的好干部,至于叫什么主教不主教的,那倒在其次。
在主教祝圣这个兵家必争之地,梵蒂冈必须有个准主意。从政治对政治的思考中,我们看到的非法主教的合法化的另一面其实是非法的“独立自办、自选自圣”的合法化。
“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热切希望不要给教会的共融造成新的创伤。对这个问题,文告再次引用教宗本笃十六世信函中的话:‘圣座切望在任命主教事务上能完全自 由。鉴于在中国的教会最近一段时间的特殊经历,我希望同政府就主教人选 和任命主教的公开,以及地方政权承认新主教必要的民事效应等问题,达成协议。’”
共产党人会听您这种像孙子一样摇尾乞怜的哀告吗?中国有句成语叫“一厢情愿”。上面几句话充分反映了,这些研究中国教会的专家,根本不知道中国共产党为何许人也。你们“切望在任命主教事务上能完全自由”的幻想,简直是天真的不能再天真了。
当你游弋在网罟之外,没有失去自由取向的时候,他们会轻声曼语与你周旋。一旦他扼住你的喉咙,给你穿上鼻楸,就会任你嘶叫哀鸣,都不会得到半点怜悯同情。你的生与死就都要听从人家的摆布了。谁管你什么《公民及政治权力国际公约》,狗屁!
07牧函仍然是“罗马小会”的指导思想,她没有超越牧函精神的使人耳聪目明的宣示。三年前的牧函,当时就没有挥发“聋者听,瞽者明”的积极效应。她没有提 振中国天主子民的行动纲领和抖擞精神的向心力。共融只是在各层面都在喧闹的八面叮咚的有声有色的风铃。中国教会希望听到一个伯多禄继承人基于教会传统和福 音精神的大无畏的明白无误的信仰导向。为什么咱的圣座发出的总是这般“好人听不懂,强人听不进”的宙斯神话呢?
目前,中国天主教的主教大人们,自怨自艾、可怜兮兮的并不多,大概不用一概而论莫名其妙地搞什么“理解自己主教的困难,以关怀和祈祷鼓励、支持他们。”的 活动。对那些阳奉阴违、蒙蔽教友、死心塌地推行“自选自圣”的的主教,不但不能支持他们,还应该起来造他的反。如果有一半的主教真心向往罗马,那么,爱国 会“八大”逃逸的就不会是一个李连贵了。
《文告》有云:“外界压力和强迫有可能不会自动产生自科绝罚的效果,但是这毕竟是 给教会身体造成的创伤。每位涉入事件的主教理应向圣座汇报并找出方式向司铎和信友澄清自己的立场,重新宣誓效忠教宗,协助他们克服内心的痛苦,为立下外在 的坏表样作弥补。”
对参与非法祝圣的主教们的期望值太高了!打个赌:如果有一个这样痛改前非、按《文告》要求在教友面前宣示脱离“自办”、效忠教宗的主教,我山雨来天天饿饭,连续守一个月的大小斋。
对中国天主教自选自圣的主教,梵蒂冈最好啥也别说了。除去天主,目前谁也说不清我们老老少少的主教们心里的小九九。虽盖棺也不能论定。只有到天主教光复的那一天,一切隐秘资料大白于天下的时候,我们才能看清持大节而不可夺志的铮铮铁汉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卖教奸徒。

四、梵蒂冈,你慌什么!
1、中国有句俗话:“上赶着不是买卖。”既然梵蒂冈左右不了中国龙的摇头摆尾,那就别对着啸傲不羁的龙头点头哈腰。在适当的一段时间,干脆就隐居那匝肋做您的木匠活。多会儿龙子龙孙愿意来串个门了,您再出来杯盏相迎客套一番,既不失身份,也不会自讨尴尬。
现在,中梵建交根本不存在互信基础和友好的客体环境。而且,中国目前已经关闭了外交封堵台湾的政治操作。一些拉美小厮上赶着与中国建交,中国都是顾左右而 言其他,不予理会。梵蒂冈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深度了解目前大陆对台政策的实施策略吗?别一趟趟跑北京了。对基督自己建立的教会没信心了吗?梵蒂冈,你慌什 么!
2、中国目前还有几十个教区没有主教。人家爱国会早就有了章程,有了人选。您就随他们自选自圣吧!因为,您不随也无济于事。您是一点真招都没有了。既不敢 绝罚不肖子,又不愿对人家调教好的主教苗子说三道四。别在演双方承认的闹剧了。双方承认的实质是:爱国会的人选,一个不能丢;梵蒂冈的人选,人家一个都不 认。这些出缺的教区主教,人家注定要自选自圣。让这帮小子把戏演透,沉住气看戏,梵蒂冈,你慌什么!
3、中国的行政区随时在变动,您现在没必要一个一个地去调整教省、教区的版图。人家爱国会自有主张,根本不让您插手。比如河北的邯郸教区,就是爱国会在永 年教区的属地上成立的新教区,根本不在圣统之内。中国这么大,罗马鞭长莫及,重叠属地仍以原圣统 制辖范围各为其主。天塌不下来。管不了的事就静观其变,“江流石不转”,梵蒂冈,你慌什么!
4、关于去国外学习的中国神父和修女,这其实是梵蒂冈进行忠贞教育的绝好对象。我们遗憾地看到,过去,他们没有一个有效的基金会做经济支持,他们没有一个 特殊的教育团队,培养他们深刻认同教宗和与普世教会共融的理念。回国后,这些镀了金的学子,反而个个成了“独立自办”的说客,成了盲目合一的推手。实际上 梵蒂冈是在为爱国会培养人才啊!
今后,在为中国教会培养未来忠诚于宗座的神职人员时,梵蒂冈应当在深刻反思的基础上,制定一个长远的为各教区定向培养主教的规划。梵蒂冈必须自选自圣自己 的主教,或者干脆成立个中国主教培训班。这样,有了几百个可以胜任主教的司铎梯队,一旦雨霁天晴,这些雨后春笋般的主教,便会在个个教区开创全新的牧灵局 面。根本不必在意现在爱国会零整批发的卤水豆腐。这么些年,梵蒂冈连一个誓死效忠自己的“特务”都没培养出来,你们干什么去了?这都是盲目“合一”思想惹 的祸!“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梵蒂冈,你慌什么!

五、“内部分裂”Very good !
“内部分裂”是《文告》一开头作为中国教会当前的一个病灶被提出的。“分裂”一直是作为贬义词被使用着。那么,“内部分裂”在这里到底怎样解读呢?是指一个教区内部神职人员的争权夺利吗?----不像。是指中国官方教会和忠贞教会各为其主的态势吗?------很像。
这种把中国教会“地上”、“地下”的存在模式称为“分裂”,是罗马瘸腿大师极力推动“合一”的借口。怎样看待中国地上、地下教会的存在,是罗马正确认知在中国的天主教会的重中之重的问题。请问:
1、中国所有的主教、神父教友可能都拒绝爱国会的领导,抗拒自选自圣主教吗?答曰:不可能。。
2、中国所有的主教、神父教友可能都接受爱国会的领导,认同自选自圣主教吗?答曰:也不可能。
既然以上两个大前提都不可能单独存在,那么,就会有认同爱国会的官方教会的存在,就会有不认同爱国会的忠贞教会存在。
罗马不能把这个“合乎历史潮流”和客观必然存在的现实看做“分裂”。您把现行体制下不分裂的前景展现出来给我们看看,您把合一的程序文件拿来给我们看看。您自己都没准谱,这没头没脑的“分裂经”,“合一经”还念个什么劲儿呢!
敝以为,在中国特定的爱国会统治下的天主教会,存在分裂态势,好得很 。用老外听得懂的话说就是“Very good !”这说明,忠于圣统,认同教宗首席治权的主教还在,神父还在,教友还在。他们没有屈从于“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的压力,他们对“与天主教的 教义无法调和”的自选自圣体制保持着距离,这种“分裂”有什么不好!
难道梵蒂冈愿意看到中国的天主教被爱国会尽收囊中的“合一”吗?难道我们伟大的久经考验的中国共产党现在能把中国天主教的管理权交给圣座吗?为什么我们方尖碑周围总是聚集着这么一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混混呢!
你来给我们“不分裂”一把瞧瞧。什么时候,只要这些梵蒂冈政治幼儿园出来的小朋友还在,罗马就别总拿“合一”说事!什么结果也不会有。

六、中国教友的屁股扭起来!
鄙人诳语-----现在,天主教会的行动纲领形象地说应当是:“罗马的屁股坐下去,中国教友的屁股扭起来”。
圣座不能把中国天主教会的问题看简单了。您应当踏踏实实坐下去,回顾前十年罗马到底在中国做了多少蠢事、错事、坏事。没有虚怀若谷的省察,就不会有撕心裂肺痛悔,当然就更没有改过自新的定改。
现在的中国教会,从“上”到“下”,谁也不会再俯首帖耳去听哪怕是本笃八十世的《牧函》精神。中国教友根本不知道大人先生们说的哪句话该听,哪句话不该 听。因为,罗马已经混淆了真伪功过、是非曲直的界限。连为维护教会信仰原则而致命的英烈都被罗马否定,我们还有什么信心和兴趣再去欣赏罗马的莺歌燕舞呢! 我们的心还在流血啊!而你们却跟没事人儿一样,照样在那里念“八股”经。罗马必须在深刻反省和检讨之后,勇于罪己。为忠贞正名,为冤案平反,把真理和正义 的镇山神针插在珠穆拉玛之巅,昭告万民,以为立信之始。
为什么说“中国教友的屁股扭起来呢”?-----这当然是一个活泼的比喻。信仰必须扭动起来。扭扭看看,自己是不是坐错了板凳?看看扭扭,自己是不是一个 合格的天主子民?自己是不是只拘泥在“因爸得肋及费理及斯皮里多三多”(这是前清老教友念“因父及子及圣神”的拉丁文中文译音)的诵念而忽视了实现爱德、 追求真理及维护忠贞的行动?自己是“独立自办”的趋同者,还是“一牧一栈”的追随者和捍卫者?
让心扭起来,让眼睛扭起来,让大脑扭起来,认识一个真理,看清一个方向,坚持一个纯洁的信仰……
我们不希望看到梵蒂冈国的总主教爬着进北京。那会丢尽中国教友的脸。历史将会作证:天主是永恒的,真理是不朽的,中国天主教会最终是伯多禄的,普世圣统之 内最终的合一是必然的。一切在教会困难境况中追逐名利、坑害教会、出卖弟兄的yudas们,终将受到广大教友的唾弃、历史的谴责和天主的审判。
人子再来时,一定会在温州、在福州、在保定、在永年教区……在华夏大地的各个教区找到信德!路也许很艰难,但从义和团血淋淋的大刀片走出来的中国教友,难道坚持不到天明吗?
忠贞无价,沉默是金。梵蒂冈,且慢屈从,中国教友没垮,你现在慌什么!

山雨来

(4月28日修订)

 


 

驳山雨来之——“梵蒂冈,你慌什么!”
                                                   ---------真理追随者


   在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封真福品的第二天,(2011-05-02)天主教在线再一次发表了署名为“山雨来”的评论, 标题为“梵蒂冈,你慌什么!”。很多教内网友纷纷点击阅读,敝人也是其中之一。在拜读之后,颇有感触,让人深思。故斗胆写出一些自己的意见,因本人才疏学浅,如有在言语上的得罪之处,敬请谅解!
     下文将逐条反驳“山雨来”的观点:


一,        驳“文告并没有什么轰动效应”
  “山雨来”称文告并没有什么轰动效应,试问: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效应?难道是想要山雨来所称的“有个因应的凌厉的弧旋球,踢进“自选自圣”的大门,激起振奋人心的涟漪,起个振聋发聩的 打击效应”我们期盼的是这个吗?是的,在现实中,有很多人,“网上的好事之徒”期盼着这一个政治效应!这一切的一切,是因为我们混淆了梵蒂冈和中国的关系,我们并不是在进行政府与政府之间的谈判,外交和因此而来的手腕政策。而真正的关系是一个由耶稣所建立的爱的教会和中国政府的关系。那么文告就不会出现那些所谓的“政治效应”。况且我们所面对的也是那些很我们有手足之情的主教弟兄。难道我们想幸灾乐祸的看到他们一个个受到教会中最严厉的处罚—绝罚,我们才大快人心吗?非也!我们所要做的是在天主面前,为我们的弟兄祈祷,而不是乐于看我们弟兄受绝罚的好戏!对于文告的内容和决定,山雨来称“《文告》堪称平淡无奇。所有的陈述,都给人一种老爷跟响马求哀矜似的,深了怕得罪三爷,浅了又怕自己倒成了奴才没面子。”又称:“不温不火,不紧不慢,不疼不痒,”此言有所过激,如果你敢说耶稣爱的精神是“老爷跟响马求哀矜”精神!并且,文告不是也指出了决定了吗?即:“每位涉入事件的主教理应向圣座汇报并找出方式向司铎和信友澄清自己的立场,重新宣誓效忠教宗,协助他们克服内心的痛苦,为立下外在 的坏表样作弥补。”是啊,也许很多人已经对于教廷的文告习以为常了,就如同很多人在教堂中不断的听神父讲爱的道理,已经麻木了,为什么不换一换题目呢?为什么老是爱呢?为什么老是宽恕呢?不错,明确的说,这就是耶稣给予我们的爱的命令,宽恕的命令!但是很多人在信仰上所具有,所期盼的是如同伊斯兰教一样的“宗教狂热”情怀!警惕!警惕!这并不是我们信仰的中心!对于山雨来所说的“一切观点都落脚在教宗07的牧函里给自己壮胆,”也有点太站不住脚了吧,正如人们常说的:说话要有依据! 况且,07牧函是教宗对中国事务的大方向,大方针。如果不去引用才叫奇怪呢!怎么可以说是给自己壮胆?


二,        驳“对非法祝圣的郭金才的开脱”
山雨来说:“对名扬海内外的郭金才的非法祝圣,是大家瞪着眼睛看结果的事。可是咱的“罗马小会”下面的说辞,与其说是谴责,倒不如说是开脱更确切。”试问:圣座为什么要开脱?况且,文告也并没有对于郭金才个人的处罚进行说明。 那你还着什么急啊?文告说:“圣座根据至今得到的消息和见证,没有理由视这项祝圣无效,但认为这个祝圣事件严重违反教会法典,因为没有教宗的授权就授予主教职务,这样做也使这项职务 的行使成为非法。”所以这里说的是此次祝圣的有效性。也就是说他的主教职的有效性,而不是说他的行使权的有效性。山雨来这么精通法典,难道不知道什么是“有效非法”吗?所以说郭金才没有任何的主教权!山雨来又说:““罗马小会”根本就没有绝罚郭金才的一点意思。甚至都可能在找个因由,将其合法化呢!”这简直是对教廷的污蔑!并且,郭金才的私人问题,教廷还在解决当中。 看来山雨来到时有绝罚郭金才的意思哦!那下次教廷会议一定要邀请您了,并要寻求您的“绝罚”意见了!绝哉,绝哉!


三,        驳“非法主教的合法化的另一面其实就是非法的独立自办,自选,自圣的合法性”:
山雨来称:“非法主教的合法化的另一面其实就是非法的独立自办,自选,自圣的合法性”不知这是什么逻辑?怎么能够把非法主教的合法性和非法的独立自办,自选,自圣的合法性联系在一起呢?前者是非法主教认清自己的错误,并主动向教宗申请原谅,并誓许以后忠于教宗和教会。这是一种悔改的行为,只要满全条件,是可以合法化的。因为我们的教会是永远向回归他的人敞开大门的。这就是爱的接纳。而后者,是完全和教义格格不入的,跟不要替什么合法性了。 当然,山雨来关于中国现状分析的很透彻,“共产党人认为主教祝圣是政治性的,所以人家选 择主教的首要条件是政治可靠,跟党一个心。他必须是党管制天主教的“身在教会心在党”的由党全程豢养的好干部,至于叫什么主教不主教的,那倒在其次。”但是他说:文告再次引用教宗本笃十六世信函中的话:‘圣座切望在任命主教事务上能完全自 由。鉴于在中国的教会最近一段时间的特殊经历,我希望同政府就主教人选 和任命主教的公开,以及地方政权承认新主教必要的民事效应等问题,达成协议。’”为“像孙子一样摇尾乞怜的哀告”。这话真是令人毛骨耸然啊,我们总不能去用“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方法,去用以恶胜恶的手段去对付这些共产党人的伎俩吧!
山雨来期盼着一个超越牧函精神的文告,大可不必要。他说:“三年前的牧函,当时就没有挥发“聋者听,瞽者明”的积极效应”牧函的方向和意义已经很清楚了,可悲的是,正如韩大辉总主教所说的,中国有太多投机主义者了,地上教会的有,地下教会的也不乏其人。他们都是在取其所利的去读,去做!因此,不是牧函本身的问题,是我们中国教会的问题,是我们中国天主教徒的问题,是那些投机主义者得问题。所以即使出十个牧函,也是一样。重要的是我们是否本着爱的精神,服从的精神去做。
对于山雨来所说的:“对参与非法祝圣的主教们的期望值太高了!打个赌:如果有一个这样痛改前非、按《文告》要求在教友面前宣示脱离“自办”、效忠教宗的主教,我山雨来天天饿饭,连续守一个月的大小斋。”我深为费解,使之成就的是天主,我们只管做就好了。不要对天主失去信心,在他内一切都皆有可能。对于您的饿饭和大小斋,我觉的您最好用在祈求天主引领中国教会上,因为引领教会的是天主圣神,而不是某个人!用你的祈祷去增加我们的信德,给天主圣神留一个空间!你我都不是超人!


四,        驳“梵蒂冈,你慌什么?”
试问山雨来:梵蒂冈慌了吗?我想是您自己慌了吧,我们是建基在伯多禄磐石上的教会,不会动摇。怎么会慌了呢?难道你要对于你丢失的儿子置之惘然吗?难道说牧人对迷失的羊的寻找和呼唤是慌了的表现吗?呵呵,这是他的牧职所在,如果他不去寻找,不去呼唤,正如您所愿意的,那才叫不正常呢!对于修士修女的培养,我也希望您不要如此的大发牢骚。他们是我们中国教会的未来和希望,有些人没有做好,那是个别问题,请您不要一概论之。因此文告才说:“海内外的修生、修女的培育问题。我们考虑到修生们在国外学习和他们在修道生活上遇到的困难,也赞赏他们为勇敢和耐心的典范。此 外,认识到有必要运用进一步更加有效的工具以促进司铎的持续培育。我们欣喜地留意到在中国的教会团体出于陶成目的在内部开办这样的创举。”
这是圣座对于中国教会未来的希望,有希望会发慌吗?只有那些没有希望的人才会!


五,        驳“内部分裂,very good”
从个人而言,我很钦佩山雨来给分裂所下的定义和列出的种种前提。但是,普世只有一个教会,耶稣也只建立了一个在伯多禄磐石上的教会。试问:中国现在存在几个教会团体,所以的都是共融与普世教会之中的吗?不是,有人没有和普世教会共融。因此这就是有分裂。这就是事实。当然谁分裂了谁,谁从谁中分裂,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必我这后辈细说。因此,就需要有合一,因为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的愿望是让所有的羊归于一栈!当然这需要时间,并会面临很多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应该信任我们的主,正如德肋撒姆姆所说的:“耶稣并没有应许我们不遇困难,而是许下在任何狂风巨浪中与我们同在。”所以我们要去做。在他的陪伴中去做。请山雨来弟兄(或姊妹)千万不要忘记那个领了一个银钱,而埋在地下的那个仆人的后果哦!另一点,合一的合一法不是地下的合到地上,或是地上的合到地下。NO!是合到普世的教会,是合到罗马天主教会。当然,有好多人以安逸于分裂的现状,地上的也好,地下的也好。(这里所说的是个别人)这样,他们就是土皇帝!权利大的很啊!“我”就是法典。什么都可以变,“情况”特殊吗!试问山雨来:您不会就是其中之一吧?

六,        驳“罗马的屁股做下去,中国教友的屁股扭起来”
诳语,真是诳语!您说的一点没错!
是的,教会是有人组成的,因此有时会有来自人的错误,但是也再一次请你相信,她是由天主圣神领导的!难道圣神会把你带到沟里,带到下水道里吗?请您不要这么自信的说:“现在的中国教会,从“上”到“下”,谁也不会再俯首帖耳去听哪怕是本笃八十世的《牧函》精神。中国教友根本不知道大人先生们说的哪句话该听,哪句话不该 听。”只有那些不愿意听的人才不去听,因为教宗的牧函是本着基督和爱的精神去号召的,而你却是以人的眼光去看!不要说:“罗马已经混淆了真伪功过、是非曲直的界限。连为维护教会信仰原则而致命的英烈都被罗马否定。”如果否定了,会有千喜年的封圣吗?如果否定了,会有教宗在牧函中对中国教会,和忠贞者的肯定吗?不要对我说没有看见,奉劝您再好好读读牧函!
信仰不是扭出来的,是生活出来的。我们最终寻找的板凳是天主在天国给我们预备的宝座!这才是我们的信仰目标!
总结:我每次看完山雨来的评论后,都会有一个疑问,就是,口口声声的说去忠于教宗,但是却不断的给人反面的信息。到后来都不知道是在忠于谁了。因为山雨来口口声声指责梵蒂冈,指责教廷,(甚至有时也隐含教宗)但不知山雨来是否读过天主教法典0360条:“教廷是教宗通常用以处理普世教会事务者,即以教宗名义和权力任职,促进全教会的利益并为之服务,它包含国务院或教宗事务院,教会公共事务委员会、圣部、法庭以及其它机构,”而0361条有补充说明:“在此法典内称宗座或圣座,不但指教宗,也指国务院,教会公共事务委员会和其它教廷机构”
所以敢问山雨来:你在指责的是谁?你要忠于的又是谁?
 

2011-05-07

本文来源于评论

上一篇:湖北宜昌教区吕守旺主教因病逝世 享年45岁下一篇: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就美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年度报告涉华内容答记者问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陈日君枢机:“《梵蒂冈——中国协议》似乎没有达成。这很好!
陈日君枢机:“《梵蒂冈
中国和梵蒂冈大和解?
中国和梵蒂冈大和解?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庆祝成立六十周年、老生常谈的辞令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庆祝
赵县教区牛彦飞神父溺水身亡
赵县教区牛彦飞神父溺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视教宗方济各为巩固信德的人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视
正委会举行苦路善工 为香港回归廿周年祈祷
正委会举行苦路善工
北京:首届"福传工作坊"在全国修院举办
北京:首届"福传工作坊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教会祈祷会」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