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杨鸣章蒙席履任香港教区主教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8-08 15:25:44 发表
香港新任主教对强拆十字架的言论令华人基督徒不满
Tags: 三改一拆, 六四事件, 刘晓波, 强拆十字架, 杨鸣章
刊登日期: 2017. 08. 06
【天亚社.香港讯】近日有消息传出华中江西省有十多所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或接到拆除通知之际,香港教区新任主教在记者会上回应强拆十字架运动的言论,令基督徒感不满。
现年七十一岁的杨鸣章主教在八月二日,即接替汤汉枢机成为香港教区首牧的第二天,首次会见传媒。
当被问及二零一三至一六年间内地的强拆十字架运动时,杨主教表示最初是一个地方上某些人所做的事,但后来渗入一些政治因素进去,使事情越搞越大。
他说:「自己觉得问题好复杂,是不是关乎到建筑物的安全问题?都可能是的。那么如果是因为建筑物的安全,是不是应该要拆卸呢?或者都是的。不过拆卸之前大家有没有好好地沟通呢?」
这位新主教续说,他当然不会容许有人贸然来拆掉自己的主教座堂的十字架。但如果真的有地方是违建,那么政府要拆,他觉得自己不可以霸道。
香港和内地基督徒,特别是基督教徒,在社交媒体显示对其言论的不满,尤其有最新消息传出,在另一个省份最近也发生教堂十字架遭拆除的事件。
据基督教消息人士向天亚社指出,近日在江西省有十多个教堂十字架被强拆,最近一次发生在八月三日上饶市弋阳县。
当地基督徒说,在白马乡下塘村的已被强拆,而八月三日有政府官员第四次来到他们那里,「协商拆十字架,要求降低把它挂到下面来」。
一位不愿具名的浙江基督教会领袖告诉天亚社:「实在令人失望。他〔杨鸣章〕没有显示出牧者的悲怜。」
他说:「那些被强拆的教堂是经过审批的。不合法只是个幌子,用于蒙蔽法治社会发声的人。」这位领袖又强调:「对宗教的控制在未来十年只会收紧不会松动。」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教授在《Facebook》上说:「整个拆十真的是出于『建筑安全』考虑?是的,不过是『党组织的建筑安全』!」
这位基督教徒学者一直密切关注国内的宗教发展,他还贴出一张图片,是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由浙江天主教两会发给省政府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拆除十字架。
在一三年底至一六年间,华东浙江省有一千七百多个十字架被拆除,有些教堂被移为平地。许多基督教牧师和律师被捕及判刑,或在未经审讯下长期拘留。对抗强拆的教友也遭到恐吓、殴打,并有少数信众在守护十字架过程中死亡。
在官方称为「三改一拆」的行动中,政府声称这些十字架违反建筑条例,并引入新规定,限制宗教象征的展示。不过,当地教会人士均认为,此举是要遏制基督宗教在浙江的发展。浙江估计有二百万基督教徒和廿一万天主教徒。
虽然这场运动对基督教教会的影响更大,但天主教温州教区朱维方主教曾于一五年七月廿四日带领神父们到市政府大楼前抗议,并得到内地一些教区和主教声援。
杨主教也被问及香港教区是否支援内地的地下教会团体。他说:「能够做就做,但若做了,好心做坏事,搞到大家都吃苦头就不好,自己要小心点。」
他补充说,现在国内对宗教有很多规条出台,大家都要尊重所订出来的规条。他以即使身为神父也不能随便在各地传教为例,外国来香港也不行,认为「自己也要明智。这是个明智的问题」。
杨主教也回应其他政治议题,如六四天安门事件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逝世。
他说,六四事件是不幸,亦令他伤痛,他支持学生,但「我又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如果现在你是知道无法做的事,你明知撞上去的是硬的墙,我是否一定要撼头下去呢?我不是。」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
New Hong Kong bishop’s cross removal comments sparks anger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8-08 13:13:24 发表
15.07.2017,#梵蒂冈#《梵蒂冈发怒了:美国天主教徒发现教皇卷入索罗斯网络》【译文:野罂粟】
https://philosophia-perennis.com/2017/07/15/zornausbruch-im-vatikan-us-katholiken-deckten-die-verwicklung-des-papstes-in-das-soros-netzwerk-auf/

梵蒂冈报纸开始批#美国#天主教徒,因为他们支持川普且尝试对政治施以影响力。具体诱因是:今年一些美国著名天主教徒因维基解密公布的信息给总统川普写信。信中严厉指责奥巴马、希拉里克林顿干涉教会内政。

在索罗斯后援支持下,在梵蒂冈上演了政变,用极端左派的教皇方济各替换掉了保守的教皇本笃。这并非是信的起草人和签署者的想象,而是有不同渠道的信息,特别是有维基解密的电邮为依据。
在奥巴马、索罗斯和克林顿周边的那伙人称该计划为“天主教之春”(catholic spring),且在电邮中总是能读到,他们感感觉是受到召唤来战胜天主教的中世纪。

在“天主教之春”提示词之下,索罗斯、奥巴马和克林顿利用了他们所掌握的美国外交机器、他们的影响力以及索罗斯掌控下的金融权力,为在罗马天主教会进行“政权变更”进行了敲诈,也包括用现在的教皇方济各来替代保守的本笃。

【方济各被选上当梵蒂冈教宗】被国际左派也视为是胜利。对于经历了本笃16巨大飞跃的美国保守天主教徒来说,梵蒂冈的政权交替是巨大的打击。
“即使这些保守天主教徒属于激烈批评奥巴马和克林顿的人,政权的交替无论如何是基于奥巴马、希拉里和索罗斯三位一体的利益的。”

信的撰写者说,在教会中的革命是特意的,为想要扼杀掉教会的核心组成部分。去年夏季,美国天主教新闻社就已报道了这三个霸权之人的积极活动。
该信给出了所有重要文件的链接,特别是去年维基解密公布的索罗斯-克林顿-佩蒂斯塔的电邮。

在这些写电邮者永不想公开的秘密电邮中,“天主教之春”所指是由惨痛的“阿拉伯之春”类推而来。
在给总统川普的信中,这群天主教徒写道:
”在这些永不想公开的电邮进行商讨后大约一年,教皇本笃十六在极为不寻常的情况下退位,并且由一位教皇来取代,其任务看来是,给国际左派极端意识形态计划授予宗教成份。“

信接下来写道:”我们对这位充满意识形态、宁愿满足西方左派计划,而非执行天主教会神圣职责的教皇之做法感到彷徨。” 全世界的天主教徒被一位扮演左派领袖的教皇抛弃。

“基于世界上所有天主教徒的利益,因而他们请求唐纳德川普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以便找出本笃退位,而且特别是方济各在红衣主教教皇选举团中完全出乎意料被推举出来的问题之答案。”

在此,他们还指出,美国情报部门在红衣主教选举团的影响力,以及在本笃退位前那些天以及方济各被选上之后又启动的、美国与梵蒂冈的国际金融转账。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8-08 11:32:25 发表
香港新主教 - 从香港看中国
8/7/2017

杨鸣章主教是新牧,他会追随他的前任汤汉枢机的足迹。之前残留下来的傲慢可能会减少,那时有人傲慢地任意审判中国,说她不合乎天主教的标准。

瓦伦特
梵蒂岗

香港新主教杨鸣章牧徽上方的城垛,象徵中国的万里长城;下面的狮子山,象徵从香港岛北望。汤汉枢机的继承人想发出一个简单而鲜明的讯号:我身在香港会服务香港,同时我也不会忘记神州大地的教会。

杨鸣章主教牧徽上方的城垛,象徵中国的万里长城;下面的狮子山,象徵从香港岛北望;我们身在香港,却不忘神州大地的教会。

杨主教在2016年11月由辅理主教晋升为助理主教,从而开启了他继任香港教区领导的历程。

这本来是教会正常程序的一部分,但这继任过程发生在一个中国政府和教会关系微妙的时刻,而新主教实质上是要延续上任主教汤汉枢机的路线,这是很有意思的。那么香港教区现在和将来又会担当什么角色呢? 在以教区领导和主教的身份召开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杨主教已在这个题目上表达得很清楚:在中梵关系上,香港不可能做 “中間人”,没甚麼角色,亦不可能成為 “第三勢力”。只有在教會層面去做,香港教区才可以做出有意思的贡献; 在被问到浙江“太高”的十字架被拆的事件,他的回答是:內地有他们的建筑条例,他表示尊重有關當局訂出的規條。

新主教的教务内容和计划好像并不包括公共领域的对抗和理论论辩,而是具体关心有需要者的爱德行动。他从2003年开始担任明爱总裁,这是一项既艰巨又须要高度全面投入的工作,他继承了米兰外方传教会力神父的遗产,明爱从帮助大量来自中国大陆的难民开始,是几十年不遗余力服务弱小的慈善机构。直到今天,虽然社会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但在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新形式的贫穷再次威胁这里的居民,大部分的香港人特别是非基督徒,他们心中的明爱是本地教会团体最有意思的表现(我看不到原文,但是这里肯定应该改)。

在杨主教被任命后,教区将不会刻意与政府发生深层矛盾。在过去,新主教被若干圈子的人和媒体批评,因为他不大表现出与中国对立,也没有热衷于支持反对北京的抗议行动——占中。事实上,杨主教在第一个记者招待会上重申教会不是一个政治团体 但是我们一定要支持那些無私奉獻一生,维护人权的有關人士。主教的温和务实的态度没有得到某些集团的支持,因为他们愿意见到教会投入与北京以及由林鄭月娥所带领的本地政府的对抗,林郑是在今年三月被委任为特首的,杨主教在记者招待会上承认与她有一个良好的关系。

在第一个记者招待会上,杨主教给大家看到的态度不是傲慢,他没有指责中国内地的教会,因为他们是在受苦者。在过去几十年里,台湾和香港的教会经常以 “桥梁教会”自称,冀望在受政治和宗教压迫的中国教徒和普世教会之间做 “桥梁”,很多人的这种态度来自一种真正的兄弟间彼此关心的精神,但在若干情况下,它会变成一种想要控制大陆受压教会 的傲慢态度。

如果香港新主教和他的前任主教之间确实存在着共识(其实很多人都已经看到了这个事实),我们可以想象,过去残留下来的某些香港人的傲慢就可以弃之不顾,那时候这些人以为自己被指派来判断中国教会,指责她如何如何在天主教的问题上没有达标,这种态度会越来越少。

汤汉枢机在2009年4月晋升为香港教区的领导,他成为关心所有中国天主教教徒的兄弟,他打开心胸与每个人一起面对他的痛苦和困难,避免从外面担当可恶的判官和鞭挞者的角色。 在2012年 的“30天”杂志上刊登的访谈中他说 :“信仰不是来自我们,它来自耶稣。我们不要控制和判断我们的兄弟。我们是中国大陆各教区的姐妹教会,就这样,如果他们愿意,我们很高兴与他们分享我们走过的路,和我们的牧民经验。” 汤汉是一个好主教,他不认为可以透过绝罚的威胁或侮辱来达至教会的信仰和合一。他不断感谢天主保持中国教会的生命力,因为只有天主才知道应该怎样做,包括在那数十年惨痛的迫害中。
 
回复  支持[0反对[0]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