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海外华人

单国玺枢机主教病逝 享年90岁

时间:2012-08-22  来源:网络综合报道  作者: 点击:

36e8d22ed5ae3c987411a8eb1b404edf.jpg

综合自由时报 、中央社 报道,耕莘医院今天(22日)表示,枢机主教单国玺下午6时42分安息主怀,享年90岁。

单国玺1923年生,天主教耶稣会会士,曾任辅仁大学董事长。今年7月下旬就有媒体报导,指称周大观文教基金会创办人周进华提及单国玺病情恶化,目前肝脏功能丧失,还说近1个月来几乎天天和单国玺通电话,指单国玺未来希望长眠兰屿。

不过,当时耕莘医院副院长林恒毅指出,单国玺之前呼吸道有些感染,但经治疗,状况已经稳定,肺癌也获得控制,预计几天后就能出院疗养。院长邓世雄也在接受 访问时强调,单国玺没有手机,不了解为何会有所谓天天与单国玺通电话,而且单国玺目前肝功能正常,更没有提说要长眠兰屿,表示不实的消息危言耸听,不知其目的为何。天主教台湾地区总主教洪山川也在当时强调,未来教会的消息由主教团发布,医疗方面的消息,完全委托耕莘医院来发布新闻,会更准确。不料,事隔1 个月后,单国玺仍蒙主恩召。

 


以下资料来源于维基百科

单国玺枢机(His Eminence Cardinal Paul Shan Kuo-Hsi,S.J.,1923年12月2日-2012年8月22日),河南濮阳人,中华民国天主教耶稣会会士,曾任辅仁大学董事长,也是辅仁大学名誉博士,现为天主教高雄教区退休主教,也是第一位在台湾产生的枢机主教。

2012年,继宋美龄之后,单国玺成为第2位辅大荣誉董事长。

简历
1923年12月2日在河南省濮阳县出生,年轻时加入耶稣会,1955年在菲律宾碧瑶晋铎,1980年任天主教花莲教区主教,于1991年6月任天主教高雄教区主教,并多次担任台湾地区主教团主席。1998年获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擢升为枢机,成为台湾地区的第一位枢机,也是华人第五位获得此荣衔者。
单枢机在67岁起三度以书面方式及一次口头方式,向教宗请辞教区牧职,但教宗期望他继续为教会服务而未获准。教廷于2006年1月5日公布,教宗本笃十六世批准83岁的单枢机退休。同年4月,本笃十六世擢升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为枢机,即意味着陈日君“代理”单枢机的职责。72岁时罹患摄护腺炎二期,2006年8月,发现罹患了肺腺癌,但未扩散,受台湾各界关注。在休养一年后,2007年11月起,单枢机进行走遍全台湾7个教区的“生命告别之旅─人生思维巡回讲座”,透过与各界人士对谈的方式,向社会大众讲述出单枢机自身一路走来的信仰轨迹。

2009年,因致力于世界和平及族群和谐,并以自身病痛转化为鼓励人心的力量,获颁第五届总统文化奖“和平奖”。

2011年5月13日,于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会为失智老人举办的慈善募款餐会上,单枢机使用28年的公事包以新台币200万元拍出。

2011年6月单国玺原订返乡探亲,但其台胞证未获中国官方签准而未能成行。 2012年8月22日下午6时42分病逝于耕莘医院。

著作
单国玺曾钻研领导学,译有“献身与领导”一书,由耶稣会所属的光启出版社出版。

社会评价

星云大师:“枢机主教单国玺神父,不但是一位慈悲的宗教家,也是一位君子,他宅心仁厚,处世平和,一向为我所敬重。”
圣严法师:“单国玺枢机主教在面对生死之际,豁达以对,将人生中的危机扭转为服务大众的契机,这份心意与智慧值得读者们深思体会。”
李家同教授:“我最喜欢单枢机的一点,是他的平易近人。他从不训话,反而一直表示对别人的关心。”


 

单国玺肺腺癌病逝 辅大将办追思会
中央广播电台

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22日傍晚因为肺腺癌病逝新店耕薪医院,享寿90岁。由于单国玺是辅仁大学荣誉董事长,辅大明天(23日)早上将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治丧委员会成立事宜,并计划为单国玺办理追思会。


单国玺2006年被诊断出肺腺癌第四期,今年5月发现癌症已转移至脑部及骨骼,今天( 22日)傍晚6时42分安息主怀。

辅仁大学公关室主任黄雪霞表示,学校第一时间获知单国玺的病逝的消息后,决定23日早上由校长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治丧事宜。黄雪霞说:‘(原音)原则上我想学校…因为他是我们的荣誉董事长嘛,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我想应该会成立治丧委员会,然后后续可能的话,可能要明天开完会后才会有细节出来。’

单国玺秘书萧掷吉接受访问时指出,单国玺病逝时身边有许多神职人员和医院医护人员陪伴在他身旁,走得很安详。萧掷吉说:‘(原音)他的亲人都在大陆,就是相关医院这些院长或者主教陪在旁边,很多神父都陪在身边。’

尽管罹患肺腺癌,单国玺生前不但积极抗癌,还巡回全台进行“告别生命之旅”演讲,成为热爱生命的典范;2009年单国玺替自己举办了一场生前告别式,展现豁达生命态度,当时他说,他有一个礼物、一个心愿要留给大家,前者是崇尚人与天关系的“第七伦”,后者是建立真福山社福园区,照顾弱势族群。单国玺并表示,过世后,若身上还有可用器官,要捐给需要的人。

 


 

单国玺病逝耕莘医院 享寿90岁

【联合新闻网/综合报导】

罹患肺腺癌多年的枢机主教单国玺,今日晚间不敌病魔,蒙主宠召,病逝天主教耕莘医院,享寿90岁。


单国玺奉献宗教逾一甲子 感化无数台湾人

当人生面临濒死关头,许多人都想问“为什么是我?”但单国玺在2006年发现自己罹癌后,竟反问:“为什么不是我?”他的人生充满了一连串的意外,但他总能乐观看待、坦然面对,尽管生命正在萎缩,单国玺还是坚持发挥“剩余价值”,帮助更多的人。


被许多人视为人生导师的枢机主教单国玺,因家中世代单传,从小在家里就是倍受宠爱,直到有一次他在街上看到妇人抱着孩子乞讨,母亲掏出一块铜板要他拿给妇人时,单国玺才发现世上其实有许多人在受苦。后来在12岁因为一场中暑濒临死亡的经验,更让他立志以后要做个有用的人。


于是单国玺在23岁时毅然决然加入耶稣会,自此将人生奉献给天主。在台湾,他曾先后担任光启社社长、花莲教区主教、辅仁大学等学校的董事长,也是第一位在台湾产生的枢机主教。


将身体病痛 转化成服务大众力量

然而在2006年,单国玺却被诊断出罹患肺腺癌,隔年他便展开“生命告别之旅”巡回演讲,决定以自我经验勉励他人,走访学校、医院、监狱、灾区等地,至今演讲场数已超过200场。他常揶揄自己是“又老又病的老废物”,如果还有利用价值就尽量利用。


自患病以来,单国玺始终婉拒教会安排人员陪伴,坚持自理生活。包括他到台北参加活动,几乎都一人搭高铁前往,即便医师要他多休息,一周最好只演讲一次,但他还是来者不拒。


甚至每当有访客上门,单国玺一定亲自开门、为客人倒茶。连客人离开前,想要帮忙收拾或洗杯子时,一律都会被他拒绝,单国玺时常幽默地告诉客人,不要剥夺他运动的机会。



人生最大遗憾:与家人别离

一向以乐观面对挑战单国玺,人生最大的遗憾之一或许可以说是和家人的别离了。他的父亲在他加入耶稣会的隔年逝世,然而单国玺却是数年后才从海外得知。1979年,当他被准备被擢升为天主教花莲区主教时,却收到母亲署名的家书要他返乡一趟,没想到她回家时发现母亲早已去世3年,是妹妹用母亲的名义骗他回来。


单国玺回忆,他在父母坟前下跪、泣不成声,直到现在,他都常梦到当年他决心进耶稣会、母子生死别离的那一幕,“醒来时,枕头往往被泪水濡湿”。


2011年,已高龄88岁的单国玺原定要去大陆进行“生命告别之旅”,并返乡探望唯一还在世的妹妹,但因大陆始终未签准台胞证,只能徒留遗憾。



正向面对人生 勉励无数世人

现在单国玺的癌细胞已从肺部扩散到脑部及骨骼。据友人透露,已可以明显感受到他的生命正急速凋萎,身躯宛若风中残烛,不过单国玺仍不忘幽默说,这是上帝交给他的另一个使命。


正如单国玺在《划到生命深处》自述,他一生中学到最重要的事,就是“遇到困难就想法克服、不要退缩”,如此就能把困难变成垫脚石,让人生像爬楼梯般一步步向上。或许这正是为何我们能看到单国玺在罹癌后,却能坦然面对且积极帮助世人。

 


 

 

智慧平和宅心仁厚 单国玺典范一生
NOWnews.com 今日新闻网
生活中心/综合报导

台湾第一位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22日晚间6时42分惊传病逝,享寿90岁。他是是台湾第1位、华人第5位枢机主教。

2009年他还跟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对谈,两人谈话充满智慧,互勉不同的宗教对话,不是要归化对方,而是出于善意,彼此尊重、彼此了解,相互合作。

根据维基百科,单国玺是1923年12月2日在中国大陆河南省濮阳县出生,年轻时加入耶稣会,1955年在菲律宾碧瑶晋铎,1980年任天主教花莲教区主教,于1991年6月任天主教高雄教区主教,并多次担任台湾地区主教团主席。1998年获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擢升为枢机,成为台湾地区的第一位枢机,也是华人第五位获得此荣衔者。

单枢机在67岁起三度以书面方式及一次口头方式,向教宗请辞教区牧职,但教宗期望他继续为教会服务而未获准。教廷于2006年1月5日公布,教宗本笃十六世批准83岁的单枢机退休。同年4月,本笃十六世擢升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为枢机,即意味着陈日君“代理”单枢机的职责。

72岁时罹患摄护腺炎二期,2006年8月,发现罹患了肺腺癌,但未扩散,受台湾各界关注。在休养一年后,2007年11月起,单枢机进行走遍全台湾7个教区的“生命告别之旅─人生思维巡回讲座”,透过与各界人士对谈的方式,向社会大众讲述出单枢机自身一路走来的信仰轨迹。

2009年,因致力于世界和平及族群和谐,并以自身病痛转化为鼓励人心的力量,获颁第五届总统文化奖“和平奖”。

2011年5月13日,于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会为失智老人举办的慈善募款餐会上,单枢机使用28年的公事包以新台币200万元拍出。

2012年,继宋美龄之后,单国玺成为第2位辅大荣誉董事长。2011年6月单国玺原订返乡探亲,但其台胞证未获中国官方签准而未能成行。2012年8月22日下午6时42分病逝于新店耕莘医院。

星云大师曾赞“枢机主教单国玺神父,不但是一位慈悲的宗教家,也是一位君子,他宅心仁厚,处世平和,一向为我所敬重。”另外,圣严法师也赞道:“单国玺枢机主教在面对生死之际,豁达以对,将人生中的危机扭转为服务大众的契机,这份心意与智慧值得读者们深思体会。”

教授李家同也曾说过,“我最喜欢单枢机的一点,是他的平易近人。他从不训话,反而一直表示对别人的关心。”

行政院长陈冲22晚间也发表谈话指出,单国玺一生宣扬教义,热心社会公益,晚年罹病后仍乐观、坚毅,更积极将生命奉献社会,可说是国人共同敬仰的典范。

 


 

 

单国玺安息主怀 法鼓山“关怀生命奖”晚一步
苹果日报

罹患肺腺癌多年的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今晚病逝,享寿89岁。原本法鼓山下月将颁发“关怀生命奖”给主教,却晚了一步。

单国玺5年多前被检查出罹患肺腺癌,日前癌细胞扩散到脑部和骨头,5月15日手术后,还和医疗团队一起开记者会说手术顺利、成功。

单国玺在生命末期仍奋力用行动实践生命价值,法鼓山人文社会基金会原订下月9日将颁发关怀生命奖项中“特殊贡献奖”给主教,今天却传出主教病逝消息。

 


 

台湾枢机主教单国玺病逝 临终前仍降福众人
(联合早报网讯)台湾第一位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今天(22日)晚间因为肺炎病逝新店耕莘医院,享寿90岁。耕莘医院表示,单国玺临终前内心相当心满意足,也降福给病榻前的众人,在院方人员的陪伴下,走得相当平静安详。

据中广电台报道,天主教枢机主教单国玺在22日晚间6时42分病逝新店耕莘医院,走完他热爱生命、奉献社会的一生。

耕莘医院院长邓世雄表示,单国玺罹患肺腺癌多年,医疗团队在今年5月发现单国玺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脑部及骨骼,8月20日再度因为肺炎住院,22日上午还亲自主持弥撒,没想到晚间病情却恶化,因为急性肺炎引发器官衰竭病逝。邓世雄说:“我们最敬爱的单国玺枢机主教,因为急性肺炎,器官衰竭,今天在教友们的陪伴下,非常平静安详地离开了我们。”

身为单国玺的医疗团队医师,邓世雄显得相当悲痛,受访时一度无法言语,邓世雄说,单国玺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仍然降福众人,而这个降福的仪式,对单国玺而言,相当吃力,不过他仍旧完成,令人动容。

邓世雄说,单国玺远在中国大陆的家属也打电话到病榻上,临终时,单国玺没有受到痛苦。台湾总统马英九也在第一时间得知,致电表达哀悼。

至于后事部分,邓世雄表示,单国玺的遗嘱以及丧礼,将由天主教台湾主教团处理,目前尚未安排后续的追思悼念仪式。

单国玺是在2006年罹患肺腺癌,当时医师预测他仅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他于是当自己是“废物利用”,不但积极乐观对抗疾病,隔年更开始展开“告别生命之旅”,巡回各地演讲,充分显现宗教家热爱生命、勇者无惧的态度,是社会的重要典范。

 


 



 


 

台湾高雄教区荣休主教单国玺枢机8月22日安息主怀,享年89岁



(梵 蒂冈电台讯)台湾高雄教区荣休主教单国玺枢机于8月22日安息主怀。据说,他临终前表达自己心满意足,并降福了病榻前的众人。耕莘医院院长邓世雄表示,单 国玺罹患肺腺癌多年,医疗团队在今年5月发现单国玺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脑部及骨胳,8月20日再度因为肺炎住院,22日上午还亲自主持弥撒,没想到晚间病 情却恶化,因为急性肺炎引发器官衰竭病逝。邓世雄说:“我们最敬爱的单国玺枢机主教,因为急性肺炎,器官衰竭,今天在教友们的陪伴下,非常平静、安详地离 开了我们。”

单国玺枢机主教于1923年12月2日在河南省濮阳县出生,于1946年在北京加入耶稣会初学院并在两年后誓发终身愿。修毕 哲学与神学课程后,于1955年3月18日在菲律宾碧瑶晋铎。他于1956及1957年间在菲律宾诺瓦利切斯接受了耶稣会最后阶段的培育之后,前往菲律宾 宿务市圣心中学担任中文部主任。他于1959年至1961年在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攻读灵修神学博士学位。1961至1963年被派到越南守德市担任耶稣会 初学院副院长,并在1963年2月2日誓发耶稣会的末愿。从1963年起至1979年间,他陆续担任了台湾彰化耶稣会初学院的院长,圣依纳爵中学的校长, 光启社的社长。

单国玺在1980年2月任天主教花莲教区主教,于1991年6月任天主教高雄教区主教,并多次担任台湾地区主教团主席。他 在1998年2月21日获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擢升为枢机,成为台湾地区的第一位枢机,也是华人第五位获得此荣衔者。他曾任辅仁大学董事长,也是辅仁大学名 誉博士,从2006年1月5日起成为天主教高雄教区荣休主教。他着有《献身与领导》、《怎样作一个领袖》、《生命告别之旅》、《划到生命深处》等多本书 籍。

随着他的逝世,现在天主教会的枢机团共有207名成员,118名拥有选举教宗的权利,89位因年龄超过80年岁而丧失选举权。耶稣会会士的枢机共有7位。

 


 

 

【特稿】陈日君枢机忆述与单国玺枢机的相识相知

【天亚社.罗马讯】台湾单国玺枢机八月廿二日安息主怀之时,香港教区已退休的陈日君枢机正身处罗马。他得悉自己的良师单枢机病逝的消息后,接受了天亚社的书面采访,以下是陈枢机的回答:


问:您与单国玺枢机相识了多久?

在二零零零年及之前的几年,那时董高(Josef Tomko)枢机是传信部部长,每一年或两年教廷开一次“联合及扩展会议”(那时还没有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国务院、传信部,几位教廷神学或法律专家,一、两位华藉主教,几位“中国教会观察员”一起讨论大陆教会的问题,我是以“大陆修院教授”,后来以“香港助理主教”的身分被邀请参与了那些会议,就在这些机会上直接认识了单枢机。

其实,一九九六年教宗给了我们教区一位助理、一位辅理主教,也是单枢机经过董高枢机向教宗献上的计。

为我和汤主教的祝圣礼,我们不能请大陆的主教,也不便请太多台湾的主教,单枢机以主教团主席的身分代表他们来参了礼。

后来我们接触的机会更多了。当然我们关心的不祇是香港台湾的教务,我们更关心的是大陆的教会。在那些“联合及扩展会议”及二零零七年成立的委员会中我们的意见非常一致,可是我的发言有时比较冲动,单枢机却常平心静气,使与会者颇受得落。

可惜后来他年纪大了,吃不消长途旅程,辞了委员会职务。他谦虚的对我说:“有你在委员会中,我可以放心了。”(恐怕也是时候我说:“有韩总主教在传信部,我可以放心隐退了”。)

虽然单枢机不再参与会议,我常去台湾向他报告,并请教他的指示。

七月下旬我在台北辅仁大学耶稣会会院与我的良师见了最后一面,他坐在轮椅上,但看来精神还好,他送两本书给我,还亲笔签名。他的手没有力气(他的名字笔划特别多),我会珍惜那两本书,更珍惜他多年来对我似兄长般的友情。单枢机,谢谢你!


问:您对单枢机最深刻的印象或事迹是什么?

在两件事上,我特别欣赏单枢机的智慧和勇毅:

(一)他向若望保禄二世请求封圣中华殉道,他诚恳而大胆的请求打动了教宗的心,排除教廷过分的顾虑,使我们有了一百二十位殉道圣人(他甚至说,中华殉道在教廷第二次殉道。可惜国内为反对宣圣推行的大运动,可以说是殉道诸圣的第三次殉道)。

(二)前些日子国内宗教局局长和天主教爱国会秘书长去探访他。他表示了他的意愿去故乡看看胞妹,并去上海看看他的老同学金鲁贤主教。他们说:“虽然你有不良记录(见了达赖喇嘛),我们出于人道,可以准许你。”他说:“我以宗教人士身分见达赖喇嘛,根本不是不良记录,我也不需要你们人道待遇,因为已有大陆一个基金会要颁奖给我。”他们答应了会配合。

可是动身前他们说他一定也要去北京,他知道在北京他一定会被支配,被利用,拒绝了。他们也就不让他成行了。

温和良善的他也是刚毅的硬汉。单枢机我向你致敬。

 
问:您怎样形容单枢机的为人?

有人说:“没有人认为亲近自己的人是伟人。”见得多了,接触多了,不免会发现这人的缺点。可是我越认识他,越尊敬他。

一些似是不易共存的德行,在他身上很自然地融合一起。

他文质彬彬,言谈温和,但立场清晰,坚持真理,绝不畏惧。

他严以待己,举止慎重,但又和蔼可亲,让人感到温暖。

我多年在国外受训,不免有些“洋化”了。单枢机却在一位绝对符合国际标准的教会牧者形象上添加了中国贤人的色彩。单枢机,我羡慕你。


问:您认为单枢机的离世对华人教会有何影响?

单枢机离我们而去了,我们当然舍不得,但他在这刻的离世肯定上主给华人教会的大恩。

我们的教会太需要他的榜样了,他的生命,他的死亡都是多么的珍贵,他的丧礼会使我们把这榜样深深印在心上。

他以生命见证了真福的道理。他的平安带给我们勇气。

单枢机,求你从天上保佑我们,领导我们。

 


 

 

台湾教会为单国玺枢机举行追思悼念

【天亚社.台湾高雄讯】高雄教区神父与三百名教友今天(八月廿三日)早上已守候在主教公署门口,等待他们敬爱的单国玺枢机的灵车,在刘振忠总主教的陪伴下,从台北返回高雄。

下午一时当灵车抵达时,各家媒体记者一涌而上,略显疲惫的刘总主教立即换上紫色祭披,开始迎灵仪式。神父们跟着总主教将单枢机的遗体迎进主教公署已布置好的灵堂,在神父们环绕下随即进行入殓,教友在公署庭院为枢机诵念《玫瑰经》。

追思弥撒开始前,刘总主教面对教友与媒体说,单枢机六年前全省走透透做“生命告别之旅”,使病苦中的人得到鼓励,这一次是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已深藏在我们心中,让我们活出他敬天爱人的典范。

总主教续说,单枢机是宗教家、教育家、社会学家,他在台湾奉献五十年至死不渝,关心中国大陆是饮水思源,临终愿望特别关怀弱势的原住民、妇女、儿童和遭遇不幸的人,要为他们成立全国性的“财团法人天主教单国玺弱势族群社福基金会”,刘总主教正积极向内政部申请中。

弥撒结束时,刘总主教告知教友,台南教区成世光荣休主教于廿三日凌晨二时蒙召,也请教友为九十七岁老主教的灵魂祈祷。

刘总主教于弥撒后在主教公署门口接受各家媒体记者采访。他说,退休主教由所服务的教区负责养老照顾,如有特别安排则遵照主教愿望。单枢机的遗嘱交待葬在高雄教区的高松墓园,葬礼简单而隆重。个人财务处理方面,留在耶稣会的作为修士培育经费,留在高雄教区的为真福山建设美梦。

台北总教区也于廿三日上午十时,在圣家堂为刚辞世的单枢机举行追思弥撒,依他生前的指示祭台前祇摆放单枢机的彩色遗照,两小盆鲜花,一盘水果和一小杯酒。

主祭是台北总教区洪山川总主教,共祭者包括教廷驻台代表陆思道(Paul Russell)蒙席、退休的狄刚总主教及三十多位神父,台北市长郝龙斌、外交部次长史亚平、前外长蒋孝严夫妇等七百多位教友和修女等参加。

陆蒙席致词时表示,教宗本笃十六世特别来电,对单枢机安息主怀表达沉重的哀悼。

洪总主教宣布,九月一日的单枢机殡葬弥撒将在高雄市天主教道明中学举行,另外自今天起在台北和高雄主教公署设有灵堂供教友和民众追悼。

 


 

 

“生于基督、活于基督、死于基督、永属基督”的单国玺枢

台北(信仰通讯社)—据本社综合报道,二O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台湾当地时间晚十八时二十二分,台湾高雄教区荣休主教,耶稣会士单国玺枢机在台北耕新总院安息主怀,享年九十岁。噩耗传来,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致唁电沉痛哀悼单枢机。海峡交流基金会等单位正在积极斡旋,协助单枢机在大陆的妹妹等亲属来台奔丧。台湾地区主教团网站报道,单枢机灵柩已于今天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当地时间八时从台北移至高雄主教公署。十时,在高雄教区圣堂家举行了隆重追思弥撒圣祭。葬礼将于九月一日上午十时在道明中学道茂堂举行。据天主教高雄教区主教公署介绍,“将遵循枢机主教单国玺遗嘱,以穷人方式办理后事,奠仪将捐给单国玺弱势族群社福基金会”。主教公署还表示,“单国玺在中国大陆河南的亲人已在第一时间获知讯息,将透过海峡交流基金会等单位协助办理来台奔丧事宜”。“将遵循单国玺遗嘱,以穷人的方式为他办理后事,简单的棺椁、蜡烛、圣经和十字架陪伴,婉谢花篮,捐款和奠仪将捐‘财团法人天主教单国玺弱势族群社福基金会’”。“高雄主教公署已完成单国玺相关著作整理,并统计出他罹患肺腺癌后展开‘生命告别之旅’系列演讲场次,统计到今年四月共走遍校园、医院和监狱等219场”。高雄主教公署最后介绍说,单国玺的墓志铭为“生于基督,活于基督,死于基督,永属基督”。
单枢机逝世的消息传来,台湾乃至各地华人世界沉痛哀悼、深切缅怀德高望重的天主教会枢机主教。星云大师表示,“枢机主教单国玺神父,不但是一位慈悲的宗教家,也是一位君子,他宅心仁厚,处世平和,一向为我所敬重”。圣严法师指出,“单国玺枢机主教在面对生死之际,豁达以对,将人生中的危机扭转为服务大众的契机,这份心意与智慧值得读者们深思体会”。李家同教授强调,“我最喜欢单枢机的一点,是他的平易近人。他从不训话,反而一直表示对别人的关心”。
单国玺枢机主教于1923年12月2日在河南省濮阳县出生,于1946年在北京加入耶稣会初学院并在两年后誓发终身愿。修毕哲学与神学课程后,于1955年3月18日在菲律宾碧瑶晋铎。他于1956及1957年间在菲律宾诺瓦利切斯接受了耶稣会最后阶段的培育之后,前往菲律宾宿务市圣心中学担任中文部主任。他于1959年至1961年在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攻读灵修神学博士学位。1961至1963年被派到越南守德市担任耶稣会初学院副院长,并在1963年2月2日誓发耶稣会的末愿。从1963年起至1979年间,他陆续担任了台湾彰化耶稣会初学院的院长,圣依纳爵中学的校长,光启社的社长。单国玺在1980年2月任天主教花莲教区主教,于1991年6月任天主教高雄教区主教,并多次担任台湾地区主教团主席。他在1998年2月21日获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擢升为枢机,成为台湾地区的第一位枢机,也是华人第五位获得此荣衔者。他曾任辅仁大学董事长,也是辅仁大学名誉博士,从2006年1月5日起成为天主教高雄教区荣休主教。他着有《献身与领导》、《怎样作一个领袖》、《生命告别之旅》、《划到生命深处》等多本书籍。

 


几张来自Facebook的图片

386986_249492471838656_485125327_n.jpg

在高雄教区主教公署举行迎灵礼时,神职弟兄们围绕在枢机主教的遗

体前向这位如父如师的牧者致敬。
 
419972_471011692918421_372592816_n.jpg
我们最敬爱单枢机国玺主教回到高雄的家,满场的教友迎灵,用掌声
欢迎单枢机主教回家了!
 
单枢机追思弥撒-在台北圣家堂.jpg
单枢机追思弥撒-在台北圣家堂
 
真福山大厅里的枢机主教铜像设置灵堂.jpg
真福山大厅里的枢机主教铜像设置灵堂

 

教宗亲自致唁电,悼念亚洲的基督见证人单国玺枢机主教



(梵蒂冈电台讯)在获悉台湾高雄教区荣休主教单国玺枢机于前天8月22日病逝的消息之后,教宗本笃十六世亲自致唁电给现任高雄教区刘振忠总主教表示深切的哀 悼,同时也为单枢机向天主感恩,感谢他多年为高雄教区忠诚的服务,以及他身为花莲教区的主教和天主教台湾地区主教团主席的职务。
教宗特别慰唁高雄 教区及整个台湾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修士修女,和教友们,并保证为他们献上祈祷。教宗说:“联同你们所有哀悼单枢机的人,包括他的同会耶稣会弟兄们,我 把单枢机司铎的灵魂交托于我们慈父天主无限的仁慈。为所有聚集参加单枢机的追思弥撒的人,我诚挚地赐予你们我的宗座降福。”
单国玺枢机主教深受教 友们敬爱,他一生都为中国教会的修和团结服务。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07年发布“致中国天主教徒信”,呼吁在困难中仍坚持信仰的教友与因为软弱而一时跌倒 的教友之间,要彼此宽恕,体谅及化解分歧。单国玺枢机曾因此向教宗表达衷心的感谢。他看出在亚洲居少数的基督徒却有伟大的生命力,无惧地像芥菜种子一样, 生活在多元宗教和经常受唯物论及无神思想影响的文化中。他常援引真福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说过的:在第三个千年里,看见基督徒的新春。

单国玺 枢机主教致力于福传及宗教对话,特别关心对司铎与教友在这方面的培育。借着多样社会管道,积极为贫苦、弱势与被囚禁者提供服务。近几年,他曾公开呼吁政府 缩减贫富差距及废除死刑。单枢机于2006年得知罹患癌症之后,却于翌年展开“告别生命之旅”系列演讲,行迹踏遍全台湾七个教区,为以他面对病痛和死亡的 经验鼓励众人。他曾表示:“自己能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作福音的见证人,感到非常幸福。”一如真福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单国玺枢机主教已将一切都交托在天主手 中。

 


 

 

单国玺枢机遗言

愿全能全知无限美善的天主圣三父、子及圣神在我一生中、临终时,以及死后永受赞颂与感谢!感谢赞颂天主赐给我无数的恩宠,尤其是自小受洗的大恩,使我成为天父的义子,耶稣基督的弟子与祂奥体的肢体、圣神的宫殿、教会大家庭的成员。
    感谢赞颂仁慈的天主赐给我善良热诚事主爱人的父母及两位代我孝敬事奉父母的妹妹。感谢赞颂天主赐给我一位作修女的姑母。她的榜样与代祷是我弃俗修道的种子。这粒种子在天主的保护之下,由许多德学兼优的老师与神长们,例如小学时的隆其化神父、吉秀若老师,中学时的叶由根神父、景县大修院时蒲敏道院长,初学导师张基所神父,神学教授柴弘道神父等人之爱心灌溉、培育,才能够萌芽、茁壮、开花、结果。感谢赞颂天主赐给我许多德学兼优的师长与同学,一路带领陪伴我,使我能见贤思齐在圣召及培育的道路上一帆风顺。求主降福厚报这些师长与同学!
    感谢赞颂天主赐我入耶稣会圣召的宏恩,使我接受圣依纳爵之精神的熏陶,努力向着“愈显主荣”及事事寻求“天主圣意”的目标前进。感谢赞颂天主赐我领受铎品、主教与枢机的职位,借以分享基督的司祭职并加入宗徒继任人的行列,负起训导牧灵及福传的主导任务和辅佐普世教会中枢--教宗的神圣使命。仁慈的主,我有何功何德?!祢赐给我如此众多鸿恩,无以为报!只求祢宽恕多次妄用祢的恩宠,未能满全祢圣意之罪!
    感谢赞颂天主赐我加入台湾地区主教团,使我和全体主教弟兄们共融合作,一心一德为台湾地方教会服务。特别感谢主教弟兄不弃我之微贱,选我作主席十八年又八个月之久,直到我退休为止。在任内承蒙各位主教弟兄之大力支持及宽容涵忍以及历任秘书长和秘书处各位同仁之协助,方能完成使命。主,求祢丰厚降福台湾地区主教团,使之团结合作一心一德为祢的子民服务牺牲,以光荣祢的圣名,广扬祢慈爱救世的福音!主啊,求祢为台湾大开福传之门,燃起福传的热忱!
    大陆教会受迫害已有半世纪之久,大陆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及教友们所受的迫害常存我心,也是我每日祈祷的对象。我明知他们在精神与物质方面有很多需要,但是除祈祷与关心之外,经常有心无力,这是我内心最大的伤痛。主啊,求祢坚强祢受迫害的子女,使他们在困苦中得到祢的安慰,与普世教会和教宗共融合一,并能早日获得宗教生活及牧灵福传的自由!
    每天早晨我的第一个祈祷是“天主圣神,敬请翩然光临……”求圣神光照指引,带领我一切思言行为,并启动我的口舌向“耶稣的灵魂圣化我,…”祈祷。然后偕同圣神、圣子一起向天父祈祷“我们的天父…”。第四个祈祷是感谢赞美天主的杰作及在天中国之后“万福玛利亚,…”,然后是中国主保大圣若瑟,教会盘石圣伯铎,外邦宗徒及我的主保圣保禄,我自己的护守天使以及大陆每位圣职弟兄和教友们的护守天使,中华诸位真福圣人圣女,天朝全体天使圣人圣女以及炼狱诸灵,请求他们转求天主早日解救大陆教会之苦难,并请他们同声赞美天主圣三:“愿光荣归于父及子及圣神…”。在我临终时及出殡时,如有人能够领念上述经文,我则由衷感激。
    最后,我恳求无限仁慈的天主宽赦我一生的缺失和罪恶。也恳求各位亲友、师长、同仁及主内弟兄姊妹宽恕我的一生罪行缺失及恶表,并为我代祷,使我早日安息主怀。感谢赞美永福天主圣三。阿们!

单国玺2006年7月23日

 


 

 华人牧者怀念坚持原则的单国玺枢机

 

 【天亚社.香港讯】香港两位华人枢机忆记台湾已故单国玺枢机推动一百二十位中华殉道圣人的宣圣,以及敢于向北京当局说不,赞扬他有智慧和重原则。

  目前身在罗马的陈日君枢机以书面回复天亚社说,一些似是不易共存的德行,在单枢机身上很自然地融合一起。“他文质彬彬,言谈温和,但立场清晰,坚持真理,绝不畏惧。他严以待己,举止慎重,但又和蔼可亲,让人感到温暖。”

  陈枢机说:“有人说:‘没有人认为亲近自己的人是伟人。’见得多了,接触多了,不免会发现这人的缺点。可是我越认识他,越尊敬他。”

  他又指出:“单枢机离我们而去了,我们当然舍不得,但他在这刻的离世肯定上主给华人教会的大恩。我们的教会太需要他的榜样了,他的生命,他的死亡都是多么的珍贵,他的丧礼会使我们把这榜样深深印在心上。”

  陈枢机把二零零零年华人天主教徒获得一百二十位殉道圣人,归功于单枢机诚恳而大胆的请求打动了教宗的心,“排除教廷过分的顾虑”。

  他忆述单枢机说“中华殉道在教廷第二次殉道”,并慨叹国内为反对宣圣推行的大运动,使殉道诸圣面对第三次殉道。

  陈枢机又向其心目中的温和良善但刚毅的硬汉致敬,说他去年原计划回乡探亲,北京当局要他一定也去北京,但他知道在北京会被支配、被利用,而拒绝了等待了三十年的机会。最终北京当局不让他成行。

  陈枢机指出,单枢机也反驳北京官员说他于二零零九年与达赖喇嘛见面是不良记录。“他说:‘我以宗教人士身分见达赖喇嘛,根本不是不良记录,我也不需要你们人道待遇,因为已有大陆一个基金会要颁奖给我。’”

  八十岁的陈枢机说,他们自九十年代后期开始更多接触,在梵蒂冈那些“联合及扩展会议”及二零零七年成立的委员会中,“我们的意见非常一致,可是我的发言有时比较冲动,单枢机却常平心静气,使与会者颇受得落”。

  陈枢机表示,单枢机后来因年龄关系,辞去委员会职务,“谦虚的对我说:‘有你在委员会中,我可以放心了。’恐怕也是时候我说:‘有韩(大辉)总主教在传信部,我可以放心隐退了。’”虽然单枢机不再参与会议,但陈枢机常去台湾向他报告,并请教他的指示。

  香港教区现任主教汤汉枢机也对单枢机的离世感到痛惜,形容这位认识了约三十载的朋友“为人细心、仔细、稳重、热心、有智慧”。

  他对天亚社说:“单枢机退休之后,一直进行生命告别之旅,那份福传精神非常难得。我有时候讲道也会引用他如何服从天主的旨意。”

  七十三岁的汤枢机指出,单枢机对华人教会很有影响力,在台湾和海外都有很多人尊重他。他亦提到单枢机热切推动宣圣,促成一百二十位中华殉道圣人。

  他又说:“单枢机一直都关心中国教会,不过他退休得比较早,为人也较为沉静,所以似乎他的声音不多。”

 


 

汤汉枢机追思单国玺枢机成世光主教

(公教报讯)对于台湾的单国玺枢机和成世光主教先后安息主怀,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对两人的离世表示哀伤,但深信两人得能早达天主的怀抱,汤枢机又向台湾的天主教团体致以慰问。

台湾的高雄荣休主教单国玺枢机八月二十二日离世,享年八十九岁;台南荣休主教成世光八月二十三日离世,享年九十七岁。

香港主教汤汉枢机八月二十三日接受本报访问时,对两名教会牧者离世表示哀伤,亦向高雄和台南教区、单枢机所属的耶稣会,以至台湾天主教会致以慰问;但他深信两教会领袖得能早到天主的怀抱。

汤枢机称,他与单枢机相识多年,感到他为人乐于聆听,态度真诚。及至一九八八年台湾主教团邀请刚获教宗擢升为枢机的香港主教胡振中访问台湾,汤汉随行,台湾主教团则由当时的单国玺主教接待,行程中汤单两人便有更多机会接触。

及至一九九六年教宗任命香港的陈日君和汤汉分别为教区的助理主教和辅理主教,两人合力邀请晋牧礼上的共祭主教,联络单主教的工作便由汤汉负责。

世界主教会议亚洲特别大会一九九八年召开,单枢机获任命为大会的总发言人,汤汉则以香港教区辅理主教身份赴会。教汤汉难忘的是,单枢机乐于鼓励后人,如待他发言后,便主动找机会来支持他。

汤枢机亦感激单枢机着力推动中华真福宣圣一事。

至于成世光主教,汤枢机虽未有机会多接触成主教,但亦留意到成主教有修养,为人稳重,特别是喜爱中国文化。汤枢机祝愿成主教早登天家。

--截稿时间关系,八月二十六日印刷版未能刊登单枢机成主教离世消息;详见九月二日印刷版

 


 

 

单国玺终于跑回“家”了,亚肋路亚!

假如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比赛,单国玺枢机最后的“六百公尺”是最辛苦、最快速的冲刺,连最后一步都用尽全力,伸头挺胸地碰触终点线,到达天上家乡!

假如人生事业的选择如同运动竞赛,单枢机先被天主安排到像足球、篮球或棒球等需要团队合作的教育机构担任主管,随后去学习对打的网球、乒乓球、羽毛球、跆拳或拳击等媒体单位,晋升主教后更开始如射箭、铁饼、标枪等必须做瞬间决策的事务。

最后获得枢机荣衔时,他就被送往需要苦练还不一定得奖的田径赛,他特别挑选漫长孤寂的马拉松赛,一人独自地跑、跑、跑,甚至没人给水加油,还是在跑。于是,天主看到他全力地冲刺,就把终点划在九十公里,得分超过二百点,来迎接这位勇者。

单枢机去年想再次回家探望乡亲,却因北京拒发台胞证而祇能到马祖,隔海遥望家乡,无法再在父母坟前跪拜,留下为子的遗憾。八月廿二日单枢机在耕莘医院陷入弥留状态,傍晚六时四十二分向世人告别,在普世教会庆祝圣母元后的日子,随着前来带他的圣母一起返回天乡,与父母和家人在天上团聚,北京当局一定后悔万分未成全这位高龄老人的最后心愿。

认识单枢机的亲近友人或同事,应该都体会到他带家乡口音的国语,轻声细语,让人心平气和却也易懂,要看到他生气的面孔是很难的。自担任花莲教区主教再转到高雄教区,他没有学会台语和原住民语等方言,却能与民众融合一起,可见证语言不是福传和牧灵的障碍,了解对方的心,才是最重要。

记得中学时期随着当时的圣母会(基督生活团前身)安排下,前往彰化静山退省院做避静时,看到刚来台湾的单枢机严肃脸面怎能不畏惧,又是院长,小伙子那敢到他办公室敲门去请教?次年再去时,彼此熟悉后就大胆向他谈心了。

单枢机前半生是受国民教育和接受神职人员培育时段,经过耶稣会完整栽培计划,和在菲律宾与越南的实习后来到台湾,在半世纪里他开始培育台湾青年,着重“领袖培养”,不论初学修士、教区神长和教友团体领袖,甚至主教,经过他熏陶后都明白“领导人”是服务众人,不是接受他人服务。为此,他与郑爵民神父共同创立的教友团体就取名为“基督服务团”,现今出了不少教会社团或机构的领导人。

在台五十年里,单枢机经历了经济上正逢台湾起飞成为新兴开发国家的四小龙之一,天主教会也跟着加速扩张,外籍神长向海外募款容易,新的教堂、教会慈善机构和学校不停地创设,教友不断增加,呈现台湾教会欣欣向荣的时期。

后来,台湾政治民主化,解除戒严,总统民选,开放两岸来往等政治变天,也适逢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决议,地方教会慢慢落实打开教会门窗政策,单枢机开始推动“教会本土化”,经文由文言文改为白话,感恩祭等礼仪辅祭性别平等化,主教本土化等巨变,祇是台湾教会却遭受社会世俗生活化影响,发生不少神父和修女陷入还俗潮,很多教友转到正在台湾兴盛的佛教团体的危机。

最近更因神长老年化,无神父的空教堂愈来愈多,教会土地纠纷频繁,外来神长由昔日欧美国家转成邻近亚洲和非洲,募款重担就落在台湾的众多教友,必须挑起教会自养的使命外,教友也正在教会机构担任要角,替代昔日神父的管理和事务性工作。加上两岸开始和平来往,台湾成了大陆和梵蒂冈间的“桥梁教会”,单枢机的十字架更重了。随后,教廷内成立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他发表了不少建言。

单枢机身为台湾教会最高领导人,背起这个世局千变万化下台湾教会的沉重十字架时,一直坚持着耶稣会教育下学得的追求“愈显主荣”原则,尤其是“愈”字,目前耶稣会士穿着的黑色汗衫背后的“更”字,也是白话化行动。

他在“愈”字上表现,不仅一直坚持每日个人花费愈少,需要麻烦别人的事愈少愈好,能自己做的事就不必他人服侍。反之,对主教和神长在福传和牧灵工作的要求愈多愈好,照顾修道人和教友的服务品质和效果愈多愈好,培育的天主教领袖愈多愈妙。

可以看到他的最重要坚持,就是不论对外面社会福传,或是对内牧灵,使用的语文应“愈本土通俗化愈好”,在过去六年里二百多场演讲或座谈,他不论是在学校,媒体和监狱里,甚至包括在教会社团和教堂里,他最常用的而让人易懂而记得的就是本土化通俗语文,如“废物利用”、“告而不别”、“掏空自己”、“小天使”、“活出爱”、“身体很虚弱,但灵魂却很强壮”及“牺牲享受,享受牺牲”等单氏名句。

公开场合里,他很少用圣经词句。如此,才能让听众马上记住和明白真义。若是老用祇有教友懂得的教会词汇,福音就不能透过媒体,传出到社会人心里。

特别是他生前最后一篇作品《掏空自己,返老还童,登峰圣山》,正逢耶稣会会祖圣罗耀拉.依纳爵神父瞻礼日,单枢机苦口婆心地劝勉大家,面对世局和台湾社会变化,每天看看十字架上的耶稣苦像,一定要扪心自问,是否如同被刺伤的耶稣一般地赤裸地来掏空自己,未被世俗名利和面子所缠住。

神父的特殊职能就是每日主持感恩祭,与耶稣结合,把葡萄酒和面饼化为耶稣的肉体和血液,还有替人降福,带给基督的平安。单枢机自晋铎日起到生命最后一天早晨,他都履行主持每日与耶稣结合的感恩祭。辞世前一刻,他更不忘记给予周边的亲近友人和神长最后降福。这种坚持到最后一刻的精神,令人感佩。

单枢机回去天乡了,台湾教会、神长和教友也好,台湾社会和人士也可,记住单氏名言和忠言逆耳的劝勉,好好去实践,不必悲伤,应该喜乐地庆祝单枢机终于满心喜悦地回到“基督家庭”了。“单神父,再见了!”

__________

撰文:郭芳贽,天亚社台湾特派员,与单枢机相识约五十年。

 


 

 

单爱云抵台出席哥哥单国玺枢机的葬礼


【天亚社.中国濮阳讯】八十七岁的单爱云首次出远门,参加单国玺枢机的葬礼,送她哥哥最后一程。不过,今天(八月廿九日)抵达台湾的单爱云临行前还不知道哥哥已不在人世。

她的小女婿项彦为昨晚(廿八日)对天亚社说:“我祇告诉她单枢机病重,还不敢把实情相告,我怕途中有任何闪失,一切等到了台湾再算吧。”

这次出席葬礼的一行四人,还有单爱云的次子和小女。

据台湾媒体今天的报道,单爱云抵达台北后,向记者简单表示:“与哥哥很多年不见面了,以前因为手续问题不能来,但这次来,却见不到哥哥,说不了话,内心相当难过。”

单枢机于廿二日病逝,临终前与家人通电话十分钟,内容他并未透露,然后在胸前划三次十字圣号后,安祥辞世。

项彦为昨晚说,岳母一向心脏不好,不过平常仍能活动自如,但在接了电话,知道哥哥病重后,心情很激动,经医生诊治,情况尚可,但还是为她预备了轮椅上路。

他表示,一家四口将在台湾逗留十天,除了出席葬礼,还会安排岳母做身体检查和游览台湾。“这次是她首次离开老家远行,以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了。”

他又说:“岳母以前已经亲手绣了一块白布给舅舅(单枢机),用以遮蔽遗容,因为没有让岳母知道舅舅不在了,所以我已经叫爱人带上。”据当地习俗,亡者去世后会以白布覆盖遗容。

一直居于河南省濮阳县的单爱云,上次与哥哥见面已是卅三年前。单枢机一九七九年接受祝圣为花莲教区主教前,回乡探望家人,并到父母坟前拜祭。




 

 

【特稿】昔日小修院同学忆单国玺枢机

【天亚社.香港讯】座落于新界上水由安贫小姊妹会修女办的圣若瑟安老院内,生活着单国玺枢机的两位小修院老同学。

“我从收音机(电台新闻)听到单枢机去世的消息,当天就为他做了追思弥撒。”九十岁的孙益轩神父如是说。

一提到单枢机,与他同岁的翟恒修神父马上雀跃地说:“我和他四岁读初级小学时就认识,做了八十多年的朋友啦!”还拿出身分证来,表明自己是一九二三年出生的。

对于老朋友去世,翟神父的语气变得淡然:“人老了,就自然会死嘛!”

乡音未改的两位退休牧者,与单枢机同属河北省大名教区(今邯郸教区的一部分),不约而同地自幼便有了修道心志,在日本侵华、战火连天的岁月,一起进入由匈牙利耶稣会士管理的教区小修院。

曾与单枢机做过三年同学的孙神父说,对中学生活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但犹记得单枢机“很聪明,有天才,很慈祥”。翟神父也形容他“聪明、诚实,很少说话”。

单枢机出生于濮阳县东干城村(今属河南省),是家中独子,有两个妹妹。据他在自传里写道,中学毕业后,他一九四四年加入景县若石总修院读哲学,两年后辞别父母家人,毅然决定加入耶稣会,到北平的耶稣会初学院开始超越一甲子的修道生活。

与他同行的有孙神父等几位教区修生,由大名教区耶稣会会长吉神父带领北上。可是孙神父在途中着凉发高烧,到达京城时仍未痊愈。按照耶稣会的会规,入初学前要做身体检查,单枢机过了关;但医生说孙神父的健康很差,不宜做初学,他感到晴天霹雳,祇得重返景县总修院。

日本战败后,国共内战加剧,四六年总修院的产业被占领河北大部分农村地区的共军没收,修院神父遂安排八十多位修生分批转移至北平重新开课。但好景不常,一年后他们再次被迫撤退,辗转经由上海、香港到菲律宾继续学业。

孙神父和翟神父就是这样经历了曲折艰难的过程,分别于五一年及五二年在菲律宾晋铎,并留在当地向华侨传教,后来相继加入了圣母无玷献主会。

单枢机则于五五年晋铎,四年后赴罗马深造,六一年被派到越南,六三年抵达台湾,从此在宝岛一住就五十年。至于翟神父和孙神父,于七十年代初获派到香港服务,从事学校教育和堂区工作,大陆改革开放后,他们也经常回内地主持避静,协助筹款修建教堂,探望亲友等。

孙神父忆述,无论单枢机在花莲还是高雄当主教,他都热情接待老乡住在主教公署。九八年,单主教获教宗擢升为史上第五位华人枢机,孙神父更到台湾参加其荣升庆祝活动,为老同学感到骄傲。

在采访的尾声,他们提到单枢机晚年即使罹患癌症,仍然积极善用最后的时光,走遍全台传扬福音,对他的坚毅精神表示钦佩。

九十个寒暑的不平凡经历,为单枢机、孙神父和翟神父而言,最想感谢的必定是冥冥中引领并眷顾他们的天主。无论身处中国大陆、菲律宾、台湾或香港,他们以一生努力回应了天主的召叫。“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了。”(弟后4:7)

 

上一篇:母佑会庆祝创立一百四十周年下一篇:台湾单国玺枢机及成世光主教安息主怀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美国举办中国教会会议 牧者关注圣召短缺挑战
美国举办中国教会会议
温州教区王仲法神父安息主怀
温州教区王仲法神父安
神父教友不惜牺牲 守护长治王村教产
神父教友不惜牺牲 守
献县教区魏秋栋神父病逝,年仅43岁
献县教区魏秋栋神父病
贾彦文主教安息主怀
贾彦文主教安息主怀
绿会秘书长向麦克加里红衣大主教介绍北疆博物院
绿会秘书长向麦克加里
宁夏:美国华盛顿教区麦卡里克枢机主教在银川堂参加圣母升天瞻礼弥撒
宁夏:美国华盛顿教区麦
新疆谢主教:没有爱国会,我们一直这样过得挺好
新疆谢主教:没有爱国会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