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中国从梵蒂冈可以学到什么来管治香港

时间:2017-07-28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利伟豪 点击:
缺少透明的制度及在决策过程中的无从参与,香港人面对没有多少具吸引力的选择。
二零一三年,教宗方济各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不足廿四小时内,先后当上现在的职位──方济各于三月十三日当选为教宗,习近平于十四日当选国家主席。他们各自按完全不同的路线管理庞大而繁琐的实体──普世教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然而,他们的管治呈现完全相反的方法。对于中国可以如何管理七月一日庆祝回归祖国二十周年的香港,实则可能从教宗方济各的相关主张中借镜。
尽管前苏联领袖斯大林说过有关教宗权力的量度──指挥多少军队,教宗迄今的纪录,有很多是关乎软、硬实力两者的行使。中国在国内及与他国的关系,却都是个强硬实践者。
教廷北京治理方法回异
中国和梵蒂冈似乎是两个极端。他们在很多国际问题上,一般都持相反观点。中国是明确的无神论国家,在迫害包括天主教徒的宗教少数群体方面,有很长久的纪录。目前,罗马与北京之间就天主教会在中国如何运作,及如何任命主教,存在根本的分歧。
相似之处则是:中国是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梵蒂冈是欧洲最后一个仍存在的君主专制,两者都有错综复杂的决策过程;都尽力秘密地进行工作;都有任命的模式,影响谁被晋升到其行政单位的各重要职位;并且都在共同关注的重大问题上,试图影响全球舆论。
但这两条平行线仅止于此。
教宗方济各管理天主教会的方式,与习近平从任期开始就采取的方式完全相反。
欧洲参与式民主需百年发展
中国政府和习近平特别害怕任何可能导致其内部控制崩溃的运动或团体──可见于在西藏和新疆对宗教团体的压迫、对维权律师的虐待、对全国宗教少数群体的严密监控。
在国际上,中国正花费巨资,笨手笨脚地在各国扩展其影响力:透过主要在西方国家的大学,设立数百所孔子学院以传播中国观点;在多国控制和拥有中文媒体;对在西方大学就读的数以百万中国留学生散播影响,并密切监察。
回到国内,中共把内部程序及领导人的晋升,围上黑布,以确保只有少数被选者能参与任命,排除那些受任命影响的人得到他人的欢迎,或至少要温和地接受党领导人的智慧选择。
中国历来都是极权国家,总是由一个王朝或一个党管治,而控制的关键是有效忠的军队。虽然在东亚其他国家(日本、韩国和台湾)已实现参与式的民主,但没有迹象显示类似的发展在中国有些微的端倪。
事实上,单看欧洲的政治历史,参与式民主需要数百年的发展。中国没有可以凭借和修正的历史。一党专政及其采用的秘密程序,决定了可见的将来。
天主教会不是民主体制
梵蒂冈是欧洲最后一个仍存在的君主专制,同时处于动态转变的阵痛。天主教模式的参与式民主在演变中,在教会管理的各层级中由议会充当政府──从梵蒂冈到地方堂区。
天主教会不是,也将永不会是民主的。十八世纪在欧洲开始的民主运动,在西方展开,把天主教会置于一边。现任教宗所提出的,是回到更古老的教会管理模式──在国际、国家和教区层面,神职人员和教友在制定教会方向的会议中参与和彼此分享。
这模式已经部分地实行于东方礼教会──例如俄罗斯和希腊的正教会团体,及与罗马共融的礼仪──默基特礼、马劳尼礼及锡罗马拉巴尔礼等。
但是,由罗马教宗领导的罗马礼,呈现欧洲君主专制的色彩和形态,并在十九及二十世纪达到极至。而且,即使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和教宗保禄六世成立了世界主教会议,但是「咨询」仍然是由罗马主导,甚至在主教们到达罗马之前,对主教会议的成果已有共识。
地方主教不是「分行经理」
那是直到教宗方济各出现之前。他在两次聚焦于家庭问题的主教会议上,邀请主教们开放地分享观点,而非受制于罗马的议程。这是自一九七零年初有主教会议以来,四十五年来从未有过之事。他呼吁开放的讨论,即使对议题持反对意见。主教会议的神长,不再被要求成为一个跨国集团的「分行经理」,而是自身作为领袖。
这使得与会者处于陌生的情况。但这举措的背后,是教宗方济各恢复天主教千年的古老管理原则──辅助原则,即决策应由最接近受有关决策及其效果所影响的层级来制定。有些决策具有普遍意义,应该由一个普遍包容的过程来达成。然而,人类和教会实体运作中的大部份决策,都具有地方意义,应让当地人民成为决策者。
在实际制定过程和拥有决策权中,把受决策直接影响的人包括在内,才是最有意思的。这是大公主义真正所指。但在教会内太常见到的替代,是对一致性的要求。
这把我们带回习近平和中国。一党专政的国家总爱一致性,把程序保密,永不会把权力或决策权赋予超出他们可以立即控制的范围,而是透过对听命和服从给予回报来行使其权力优势。
这会产生甚么?社会的被动对立、昏睡和停滞不前。中国有一句古语:「山高皇帝远」。换句话说,中国人民和很多中层管理者,理论上是「叩头」,但实质是做自己的事。
缺乏透明度、缺乏对影响其生活的决策的真正参与(不是温顺地接受北京提名的代表),以及缺乏管理自身事务的真正权力,香港人将只有两个选择──移民,或对于必须留下来的人,就是被动的对立。

•天亚社特稿╱作者耶稣会利伟豪神父(Michael Kelly)为天亚社执行主任 

上一篇:梵二大公会议召开的原意是否被背弃了?下一篇:「亚文革」的启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陈日君枢机:“《梵蒂冈——中国协议》似乎没有达成。这很好!
陈日君枢机:“《梵蒂冈
中国和梵蒂冈大和解?
中国和梵蒂冈大和解?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庆祝成立六十周年、老生常谈的辞令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庆祝
赵县教区牛彦飞神父溺水身亡
赵县教区牛彦飞神父溺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视教宗方济各为巩固信德的人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视
正委会举行苦路善工 为香港回归廿周年祈祷
正委会举行苦路善工
北京:首届"福传工作坊"在全国修院举办
北京:首届"福传工作坊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教会祈祷会」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