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教会学实践的新趋势──教宗方济各给我们的启示

时间:2017-08-28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天主教会从信仰而言是一个活的奥体,从社会团体来看,是一个不断成长的,向各个民族和个人开放的团体。既有普世包容超越的特色,也有地方多元独特的优势,既有恒久不变的内涵,也有不断更新的外延。本文试从教宗方济各推动和中国政府关于主教任命的谈判行动中找出在普世教会层面和地方教会内关于教会学实践的几点启示,并展望教会学在中国和普世教会中的新发展。

 

1.关于主教任命的谈判给教会学的启示

主教的任命是教会学中一个非常重要议题,她是教会的基础,也影响着教会的发展和更新,以及在世界上完成主耶稣基督所交给的使命。按照教会法典,「教宗得自由任命主教,或批准依法选出的主教」(0377条,1项)。同时,教会也声明,「今后不再授予国家政权任何选举、任命、推荐或指定主教的权利及特恩。」(0377条,5项)

教宗方济各和中国政府的谈判,特别是关于主教任命的谈判,一方面是教宗对主教任命权的主动运用,另一方面也延伸了法典的规定,同时,也给了我们了解和展望教会学实践的几个新的启示。

从中梵谈判中我们得到的第一个新的启示是:教宗竟然委托他的代表和一个政权,甚至是坚持无神论的政府,讨论天主教会非常本质的神职人员「主教任命」的议题,那么,关于主教的任命,教宗会不会,或者更好说,应该不应该,也首先和一个地方教会的信仰天主教的属于教会团体的神父们、修士修女们、教友们一起商量呢?

关于梵蒂冈与中国政府的谈判被媒体的雷声炒作的铺天盖地,久久等待的「好消息」没有在「慈悲年」结束之前来到,近期也似乎没有确切的可靠消息。中梵谈判就是大多数主教似乎也无法知晓内情,然而,教宗的这个举动却在开启教会学实践的新篇章。那就是:关于主教任命一事,教宗开始考虑公开地和政府商量。按照这个逻辑,下一步,教宗很可能会开启:在主教任命中公开和该教区的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们一起商量的新历史。

当然,这种同一个政府谈判关于主教任命一事也不是教宗方济各的首创,在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已经开始,教宗本笃十六世时完成了的「越南模式」,实际上已经打开了主教任命的新思维。同一个政府谈判商量主教的任命也是教会尊重每个人和每个团体的福音精神。

那么,教廷准备何时在全球范围内的各个教区推行这一和一个教区的神父们、修士修女们和教友们公开商量的「任命主教的新模式」?(或许我们要说是天意的巧合吧!就在本文初稿完成之时,听到了教宗方济各为任命他的副主教,也就是罗马教区的枢机主教,而公开征询神父、修女和教友们等的建议!

第二个启示是:在主教必须「调动」时,还会不会,和同样的人群商量,听取他们的建议?

在中国教会「主教任命」这个难题有可能得到解决的时候,我们也会问:协定中有没有「主教调动」的内容?协定中有没有「主教离职或退休」的内容?也就是说,在以后如果有关主教调动时,或有关主教离职或退休中,教廷会不会依然要和政府商量?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们也要问:有关议题是不是也应该首先和教区的神父们、修士修女们,以及教友们共同商量?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也要说:神父们、修士修女们、教友们才是教会内部人士,有权知道自己教区最重要的事。他们的参与除了能防止不合理的压力和偏见,使教会团体和主教本人得到充分地尊重。

 

2.主教任期的可能性?

按教会法规定,「年满七十五岁的教区主教,请向教宗辞职,教宗在审量一切情况后,自作安排」(0401条,1项)。同时,法典也「恳切请求教区主教,因健康不佳,或其它重大原因而不适宜尽职时,呈请辞职」(0401条,2项)。

在中国的特殊情况下,有些主教即使百病缠身,卧床不起,高夀近百,却依然选择鞠躬尽瘁,甚至死而后已。然而,现行的主教任期制忽视了主教人性的有限和弱软,以及人身体自然衰老的规律。一位主教几十年管理一个教区,为教区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才能和德行,带领教区在一些方面不断发展,然而,几十年呆在一个教区,也很可能为教会的发展长造成了某种形式的「阻力」。首先,任期太长,主教的身体、精力、智慧和创新能力跟不上飞速发展的时代。随着主教年龄的增大,实际上常常是一个「过去时代的人」在带领一个教区在「新的时代」存在和发展,这其中的压力和困难可想而知。所以,我们建议,教会法典将主教正常退休年龄从七十五岁调整到七十岁。

其次,如果一位主教在教区服务时间太长,对神父的态度会影响司铎团的凝聚力和生命力。主教是父亲,也是人,如果主教对一些神父、修士修女,或者教友很青睐,这些人将荣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如果有偏见,这些人将忍受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第三,就中国目前的情况,主教的「人事权」和「经济权」在透明度和公平原则上不能得到合理地监督。许多教区目前的现状是,从上,教廷比较不容易监管;从下,教区神职团也无权无法监督。这种无限制的「权力」也使有些人不惜冒险和牺牲争着做主教,而不是蒙主召叫传福音,喂养主的羊群。

教宗本笃在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的退休在我们的时代开辟了新纪元;教宗方济各也多次表示自己会在适当的时刻选择退休。法典规定:「教宗如辞职,其辞职得自由为之,且应适当表明,始能生效,但不需要任何人接受」(0332条,2项)。本来终身制的耶稣会总会长一职也开始选择退休,迈入任期制。教宗们的退休已经开始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所以,在中国教会以及整个普世教会内,考虑主教任期制也成为呼之欲出的另一新可能。

在教会学内考虑教区主教的任期制可以借鉴一些国家的领导人的任期制,每期四至六年,只能连任两期。任期满后,如果身体、智力和能力仍然很佳的,可以调任其他教区;体弱多病的,各方面能力衰退的,可以退休到一个修院教书,或者在一个堂区说明牧灵服务,或者在主教公寓为教会祈祷。

如果推行这个设想,「主教任期制」会限制人性的软弱和不惜牺牲而得到主教位的冒险,并能使新的牧者带领教区,如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所呼吁的「赶上时代」,同时,也会使教区神父们和修士修女,自己教友们的凝聚力和生命力得到更大的发挥。

「主教任期制」其实是重视「制度」胜过「明君」的方法。我们许多时候重视「主教人选」其实是盼望一位「明君」来更新团体,带来好发展的人治思维方式,却忽视了即使「明君」,也有人性的有限和软弱。「主教任期制」能避免有些主教和教会领导人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而忘乎所依,甚至牺牲教会和他人的糊涂行为。只有制度健全了,教会团体将不仅能发挥出每个人的天赋才能智慧,更提醒我们基督徒:我们所跟随的是天主子耶稣基督,而不是建立地上的王国。教宗本笃十六世在退休声明中说道:「现在,我们将圣教会交托给教会的首牧,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3.教会学的展望

本文只是一个从教廷和中国(也包括越南)政府关于主教任命的谈判中所得启示的关于教会学实践在普世教会和地方教会中的设想和展望,不涉及有关谈判的具体内容和推测,但却邀请我们积极思考,为更好地发挥地方教会的活力,发挥一个教区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们的潜能,为更好地持守福音,沿着主耶稣基督降生与圣化的路线,将救恩更大可能地带给各个民族和人群。

通过教宗方济各推动和中国关于主教任命的谈判,以及教廷已经和越南达成的「越南模式」,我们得到的第一个启示是:

关于主教的任命,教宗以后很可能,也应该首先和一个地方教会的神父、修士修女、教友们一起商量他们未来的牧人,当然,按照教会的本质,最后的确定和任命属于和所有主教共融中的教宗本人。

就在我们反省这个问题时,充满活力的教宗方济各已经在任命他的副主教,就是帮助教宗管理罗马教区的枢机人选上公开征询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们等的建议[i]。这说明我们的建议不仅可行,而且已经被教宗方济各在实践了。教宗方济各更在二零一七年五月卅一日弥撒讲道中提到,牧者应懂得告别,不把自己视为历史的中心[ii]。我们期待这种关于主教任命中广泛征询大众的建议能早日在普世教会内各个教区中推行。

沿着第一个启示,我们也得到第二个关于「主教的调动」和「主教离职或退休」的启示:有关「主教调动」和「主教离职或退休」的议题也应该和教区的神父、修士修女及教友们共同商量,以便更好地衔接,过度,使教区不断推陈出新,汇集智慧,肢体互助,稳定发展。

第三个启示是:因为主教长期呆在一个教区可能会因为社会的飞速发展,主教个人身体、精神、智力和领导创新能力的减弱,以及主教人性的有限和软弱可能会在和人员相处中,在「人事权」和「经济权」的运用上有很大的随意性,故此,我们建议实行「主教任期制」,建立健全的制度,扶持人的有限和软弱,使教会更健康地发展。当然,「主教任期制」的探讨还有待以后的探索和完善,我们可以收集天主子民智慧的建议,可以参考其它团体行之有效的方法,但是,最终决定全仍然保留在教宗和主教团。

当然,我们知道教会的存在首先是奥秘的,超越现世的,圣事性的,指向天堂永生的,同时,教会也是有形可见的团体,降生入世的,有组织结构的,所组成的人员有其有限性和软弱性的,所以,「主教任期制」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持主教圣事性的一种设想。在教会初期,面对人员的增多,管理的力不从心,宗徒们告诉当时的会众,「让我们放弃天主的圣言,而操管饮食,实在不相宜。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鉴定七位有好声望,且充满圣神和智慧的人,派他们管理这要务。至于我们,我们要专务祈祷,并为真道服役」(宗6:2-4)。在每天的祈祷中与主同在,在宣讲福音与圣事服务中引导并圣化人群和整个世界是宗徒们的基本责任。如果一位主教总是包揽所有事务,势必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专务祈祷,服务真道,甚至会迷失在社会潮流追求财富建立帝国的竞争中;如果一位主教让教区放任自流,整个教会事务也会停滞不前,人心萎靡。所以,「主教任期制」能更好地发挥天主给一个人的精力、智慧和能力,使他在有限的最佳时间段内更好地善尽自己力所能及的责任。

教会的基础磐石是西满伯多禄代表宗徒们所宣认的天主子耶稣基督,「你是默西亚,永生天主之子」(玛16:16)。教会是主耶稣基督的奥体,由伯多禄和宗徒们的继承人──主教们和他们的神父们在各个时代和环境中将天主对人的爱有形可见地带给人们,虽然,每位主教有各自的优长和不足,却不影响天主子耶稣基督通过人弘扬福音的使命,所以,教会在我们的时代其中心依然是天主子耶稣基督,而不是人,不是主教和神父,也不是群众的呼声。相反,「主教任期制」能更好地防止并矫正人的有限和软弱,让天主圣神更有效地带领天主子民和整个人类回归天父,迈向永生。

关于「关于主教任命」,「主教调动」,「主教的离职或退休」以及「主教任期制」的新展望,有一个值得我们留意的问题:如何在听取并参考神父们、修士修女们和教友们的建议后,又保持天主教圣统制的特色,也就是主教任命的最后决定权在教宗,而不是在群众或者其它组织?

如果忘记了天主教源于天主子耶稣基督「召叫并派遣」门徒们的特色,忘记了主教职务的「宗徒传承」和「圣事性」,任何新的建议和设想都可能脱离教会的「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们传下来的」特点,并可能演变为有些基督新教的模式:团体挑选并雇佣他们的牧人!

我们探讨的关于「主教任命」,「主教调动」,「主教离职或者退休」时希望教宗能公开和教区神父们、修士修女们和教友们一起商量一个教区的头等大事,并不是削弱「教宗任命主教的权利」,而是希望能公开听取更多的建议,让更合适的人担当教区主教的使命。公开地和神父、修士修女,以及教友们商量有关教区主教的大事,会避免「暗箱操作」,「少数人代替大多数」,以及「过程性投票」等奇怪现象,让远在教廷的教宗和他的智囊团能更多地听到一个地方教会真实的渴望和事实,而做出比较中肯地决定。当然,「主教调动」和「主教的离职与退休」可能存在潜在的危险,在操作过程中可能会被个人和团体所利用去「逼迫主教」调离、离职或者退休。这些危险的避免首先要强调在圣统制内调动主教,以及主教的离职和退休的最后发言权是教宗,而不是「群众的压力」,「社团的干涉」或者「绯闻的制造者」;同时,公开地征询当地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们会使事件公开化,透明化,被整个团体监督;第三,教会也要建立合法合理的主教调动、离职和退休的健全程式。

关于「主教任期制」的思考可能会被误会为「废除主教的神权」,使教会世俗化,这种误会是不对的。「主教任期制」的设想不仅不会限制主教牧职的实践,反而会更好地帮助主教发挥天主给的身体、智慧、精力、时间和机会等,更有效地服务教会,避免不信任天主也不信任其他人的唯我独尊的行为,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不是因为主教是「完美的全才」天主才召叫他服务教会,而是天主召叫人在服务中迈向成全,是天主通过主教这个人在带领教区,服务教会,传扬主爱,愈显主荣。一位主教在教会法典内已经祝圣,在神品上终身是主教,在主教任期制下,一位健康的主教实现他的「治权」,在主教任期制外,一位生病或各方面衰弱的主教继续在不同的工作中以不同的方式服务教会,敬主爱人,就如退休后的教宗本笃十六世一样。

本文是基于中国教会在亚洲的特殊环境和情况下,通过教宗方济各等关于主教任命同政府商讨的福传行动得到启发所作出的有关教会学实践方面的神学反省。这个神学反省是以地方教会特殊情况为出发点,以普世教会为视野,希望能为普世教会和其她地方教会同时贡献教会学实践的新展望,新思维。当然,这些教会学实践的启发只是提出各种在教会学内主教宗徒职和圣事性在地方教会实践的各种可能,实为抛砖引玉,一家之言,同时,邀请每位基督徒和团体积极思考,努力实践主耶稣召叫并派遣我们向万民传扬福音的使命,建设教会,愈显主荣。正如充满圣神的基督徒们走出了犹太社会团体的思维和生活方式,以新的精神和方法将福音带给了各个民族和人群,今天,教会的存在形式,福传方法,以及同各个民族的和平相处也要不断超越自己,吐故纳新,双目注视信德的创始者和完成者耶稣基督,喜乐地将教会奥秘的福音以更活泼的,更有形可见的方式带给我们所生活其中的人群,为他们指出人生的方向,陪伴众人追求永生,迈向天国。

__________

注:

i教宗咨询教友友代理主教人选,民主办教空间多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6340894f0102xpa5.html

据《梵蒂冈内部通讯》三月十日的意大利文报道,身为罗马主教的教宗方济各启动了项史无前例的程序,就是为遴选其罗马教区代理主教向信众展开咨询。按惯例,这项选择权只属�教宗。

ii 教宗清晨弥撒:牧者应懂得告别,不把自己视为历史的中心

http://www.chinacatholic.org/News/index/id/38757.html

(梵蒂冈电台讯)真正的牧者懂得妥当告别他的教会,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历史的中心,而是一个自由人;他曾服务,却未妥协,没有把羊群据为己有。教宗方济各5月30日在圣玛尔大之家的清晨弥撒中如此表示。当天的弥撒读经取自《宗徒大事录》,记述保禄告别他创立的厄弗所教会,“现在他得离开了”。教宗称这段读经为“一位主教的告别”。

__________

撰文:白建清神父,一位大陆神父,美国圣托玛斯大学,实践神学博士。

作者电邮:josefbai@163.com,欢迎读者去函讨论,切磋意见。

上一篇:爱我们的近人下一篇:小心!“大师”们都是靠个人崇拜骗人的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美国举办中国教会会议 牧者关注圣召短缺挑战
美国举办中国教会会议
温州教区王仲法神父安息主怀
温州教区王仲法神父安
神父教友不惜牺牲 守护长治王村教产
神父教友不惜牺牲 守
献县教区魏秋栋神父病逝,年仅43岁
献县教区魏秋栋神父病
贾彦文主教安息主怀
贾彦文主教安息主怀
绿会秘书长向麦克加里红衣大主教介绍北疆博物院
绿会秘书长向麦克加里
宁夏:美国华盛顿教区麦卡里克枢机主教在银川堂参加圣母升天瞻礼弥撒
宁夏:美国华盛顿教区麦
新疆谢主教:没有爱国会,我们一直这样过得挺好
新疆谢主教:没有爱国会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