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陈日君枢机:“《梵蒂冈——中国协议》似乎没有达成。这很好!

时间:2017-07-24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Megan Griffiths 点击:
P20-Zen-800x500.jpg
陈日君枢机:“我总是说话”(CNS / Liau Chung-ren,Reuters)
 
陈日君枢机说,为了达成协议,教宗的顾问们似乎想要“不惜任何代价取得成功”。
 
由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建立在香港的山坡上,慈幼会修院至今也没有多大改变。但是,它周围的城市面貌却完全改了模样。高层、大道和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淹没了修院的房子。曾经是宁静的静修原声带变成了现在不断钻探、交通繁忙和工人们大喊大叫的交响乐。
 
陈日君枢机亲自在修院门口迎接我。这座简陋的建筑是他1948年开始学习的地方,在毛泽东占领大陆一年前,他从上海的家中来到了港岛。在2009年卸任香港教区主教后,他回到了这个地方作为他退休的开始。
 
在陈枢机的教士生涯中,不仅仅是修院周围的景观变了模样。1997年7月1日,英国按照“一国两制”的原则把香港移交给中国政府,中国保证香港有权保留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结构。
 
陈枢机说:“我认为在交接的时候有很多不同的期望, 有些人非常乐观,有些人却悲观。有一个“一国两制”的承诺。但我从来不相信它真的能起作用,因为共产党根本不明白我们的制度。事实上,回归了中国20年斗争了20年。”
 
85岁的陈枢机,当他用手托着耳朵才听的更清楚你说的话时,他一直是这场斗争的一线人物。
 
他直言不讳的性格与他最喜欢的圣经人物圣若瑟安静和谦虚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他在圣经上没有说什么,但我不像他。我羡慕他:我总是说话。”
 
陈日君于二○○二年担任香港教区主教后,率领教区谴责有利于北京中央政府管制的拟议法律。他甚至开始绝食,反对教育改革,认为教改会使教会失去对学校的控制。
 
陈枢机对未能阻止教育法获得通过感到遗憾。 “不幸的是,当时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危险,”他回忆道,“只是在政府开始推行所谓的爱国教育后,人们才意识到:‘控制教育远离教会是第一步,现在第二步就要来了。’”
 
尽管遭到挫折,枢机继续在香港为争取民主和人权而斗争。考虑到通过政治行动取得的进展,他说:“通过提高我们的声音,我认为我们成功地挽救了一些东西,没有被北京的干预所破坏。但是我认为我们不得不勉强接受这个事实——香港很微弱,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防止事情变得更糟。”
 
陈枢机是一位有明确原则的人,他坚持认为反对社会不公是天主教社会训导的核心。他说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罗马宗座慈幼大学学习的九年期间,从一位“了不起的教授”那学到了这一点。
 
枢机一直在反对的一个不公是天主教在中国受到迫害。陈枢机在未被共产党占领前的上海出生和长大,枢机清楚记得他的童年没有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在上海因中日战争我们的生活很艰难,但日本人并没有直接攻击教会。当共产党来了,我们就有了教难,很严峻的教难。那时(50、60年代)我不能回上海,和家人通信也要很谨慎。”
 
随着政权开始驱逐传教士、监禁神职和摧毁教会,北京和罗马之间的关系被切断了。自1951年以来,两国之间没有任何正式的外交关系,教宗方济各和梵蒂冈教廷都渴望改变。
 
但陈枢机激烈地反对教廷和共产中国之间正在迫近的协议,这将会承认政府在受中国天主教爱国会(CCPA)控制的官方教会里任命主教的合法性。
 
“我的良知告诉我,我必须大声说出我的信念,”他说,“因为如果他们接受了错误的协议,那将是一场灾难。在中国的天主教生活没有改善。肯定是倒退了,我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去年,陈枢机强烈反对这一协议,他告诉《华尔街日报》,“用假主教你们在摧毁教会”。但他坚决宣称他不反对中国与梵蒂冈之间的对话。 “我从来不反对对话,因为你必须交谈才能达成协议。但是我提醒他们要小心:你们要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呢?”
 
陈枢机也坚称他并不反对爱国会里的每个人。“不幸的是,人们把地下和官方教会区分开来。即使在官方教会里,也有忠于教宗权威的好人。”
 
令枢机恼火的是:有关拟议的协议,他和中国其他主教均被排除在讨论之外。
 
他说:“我是中国枢机,中国枢机没有多少。只有两位 - 但我什么也不知道!”
 
2007年,本笃十六世任命了陈枢机与其他30人一起组成梵蒂冈中国委员会。然而,枢机说,自从教宗方济各2013年当选以来,该委员会没有任何正式通知就“消失”了。他称罗马在这个事情上缺乏沟通显得“极其无礼”,埋怨教宗不想听取该委员会成员们的提议。
 
枢机手握拳头猛击桌子说:“他们怎么能相信他们比我更了解情况呢?比万民福音部的二把手韩大辉总主教更了解情况呢?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在中国这么多年在修院教书,每年花6个月时间,亲眼目睹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相信我们。他们不听我们的。太可怕了!”
 
陈枢机说,教宗的顾问们似乎为了达成《梵蒂冈——北京协议》“不惜一切代价取得成功”。但是,枢机坚决认为教会不应该屈服于世间的任何权势。
 
“我们的教会仍然有很大的力量。那是一种精神力量。那么为什么不利用这些力量来巩固我们的立场呢?为什么他们不明白,如果你坚持你的立场,你就可以做一些事情,你就可以实现一些东西呢?”
 
尽管去年对拟议的协议感到愤怒,陈枢机现在却认为,与北京达成协议的前景已经支离破碎。
 
“在这一刻,事情似乎没有进展,”他说。 “我猜,关于选择主教的协议已经准备好了,但没有签署。我认为政府希望教廷给予一切。不仅仅是选择主教,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来控制教会。但这些其他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么政府呢就拒绝签字。所以对我来说这很好。”
 
枢机对北京的坚决反映了他自身信仰的坚定。从他出生以来就一直是天主教徒,他说他从不怀疑天主的存在。 “我没有因为我的信仰而受苦,”他反思道。 “我生活中一切顺利。就在这最后一段时间,不幸的是,我甚至不得不和梵蒂冈斗争……但在我的余生,真的非常舒适,非常平静。我真的不能抱怨。”
 
枢机透露了他撰写的为未来20年在香港和大陆天主教生活中的每日祷词。 “我祈祷,亲爱的主,求你加强那些勇敢持守信仰的人,给那些犹豫不决的人以勇气,使那些已经放弃信仰的人真正皈依你。”他告诉我。
 
“有许多天主教徒需要帮助。强者需要帮助,犹豫不决的人需要帮助,坏人需要转变。那么天主就会完全胜利。”
 

天主教在线译自英国《天主教先锋报》,梅根·格里菲斯(Megan Griffiths)是一位自由记者。 

上一篇:中国和梵蒂冈大和解?下一篇:帕罗林枢机:天主教会要求自己自由宣示信仰的权利能得到保障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陈日君枢机:“《梵蒂冈——中国协议》似乎没有达成。这很好!
陈日君枢机:“《梵蒂冈
中国和梵蒂冈大和解?
中国和梵蒂冈大和解?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庆祝成立六十周年、老生常谈的辞令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庆祝
赵县教区牛彦飞神父溺水身亡
赵县教区牛彦飞神父溺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视教宗方济各为巩固信德的人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视
正委会举行苦路善工 为香港回归廿周年祈祷
正委会举行苦路善工
北京:首届"福传工作坊"在全国修院举办
北京:首届"福传工作坊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教会祈祷会」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